從日本走向世界 – 策略規劃的Elsa

我在台灣大學是讀化學系。 系上的同學畢業之後一半以上都是繼續念研究所,之後再選擇留在產業發展或是走學術路線。我在還沒畢業就已經覺得產業或是學術的生活都不是我要的。 但是當年很難得到這兩個路線之外的前輩分享經驗, 自己的資源也很有限, 就打定主意要唸MBA,很天真的認為是換領域的唯一跳板。 畢業後就先在化學產業做兩年多 , 一邊累積工作經驗 ,賺錢, 還有念英文。最後申請到了荷蘭的學校拿到了獎學金, 也就這樣拿到了一個MBA的學位

READ MORE

三年訓練五年理解十年反省:商業攝影師的Chenche Kai

在台灣的時候一開始就是在學習攝影。 在研究攝影技巧時常常接觸到日本攝影雜誌, 就一直很嚮希望有一天能在日本拍時裝雜誌的封面, 或是登上日本攝影雜誌的百大攝影家介紹。 大學畢業之後繼續在台灣跟著攝影師擔任助理兩年, 準備要獨立的時候就決定要先來日本闖看看。 來到日本念了一年半的語言學校之後就直接拿著半成品的履歷書找攝影助理工作, 很幸運的很快就被一位經紀公司看中, 開始自己的演藝生涯。

READ MORE

你好!我是來自日本的台灣人- 日文編輯的Kiki

在日工作生活台灣人統計 (2015)文章裡面的資料可以看出來, 在日台灣人佔最多數的是有永住身份的。 再加上以配偶身份入境的,就有接近一半的比例是有計劃在日本長期生活的台灣人。 也由於日本不接受雙重國籍, 所以是有了家庭, 小孩之後,只保留台灣國籍也會是一種選擇。“在日本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或許就不會聽起來那麼矛盾。 這次訪問的KiKi就是在日本長大的台灣人。除了護照之外沒有跟一般日本人不同的Kiki對日本, 台灣有什麼樣子的感受, 又為什麼會選擇到台灣進修而又繼續留在台灣工作呢?

READ MORE

緊抓著心中的夢想 – 動畫背景師的鴻生

一部電視或是電影動畫會需要上百甚至上千的人協力製作才能完成, 但是最後自己可能只是跟著片尾曲, 在個落落長的製作名單裡出現幾秒。  他們都是抱著什麼夢想去參與這些工作呢? 這次採訪的鴻生從18歲開始要做動畫的夢想在他到日本唸書就業之後完成了第一步。 他現在看到自己的未來又是什麼呢? 
 
READ MORE

每一個「嘗試」造就的自己 在日本從事服裝設計業的WeiTing

我想未來很多人的職涯發展將不會再是透過「規劃」來的,而是「嘗試」出來的。

這次我們訪談的WeiTing 雖然是從事服裝設計業,目前在位於代官山的一家擁有自我品牌的服裝設計公司工作; 但其實她同時也是模特兒,當經紀公司通知有新案時,她會跟公司請假去當模特兒; 同時她又是攝影師,目前正在籌劃自己的作品集,之後要朝服裝設計方面的平面攝影發展。READ MORE

亞熱帶的小孩 追滑雪的夢 冬季奧運「滑雪板特技」項目的台灣代表選手 Perry

你知道全世界滑雪板約有60%是由台灣或者是台灣海外的公司製造的嗎?

你知道台灣有滑雪選手嗎?

這次我們到長野縣專訪一位正在挑戰近乎不可能的夢想者,來自台灣的滑雪選手Perry 文彥博。從17歲第一次踩進雪場就愛上滑雪後,打工賺錢考滑雪教練執照、拉贊助參加國際比賽、到2014年與冬季奧運失之交臂,目前在日本的長野縣為著2018年冬季奧運賽受訓,同時也經營今年剛開幕的滑雪學苑「野雪塾」READ MORE

踏入日本偶像戰國時代的台灣女孩 – 鈺萱Hsuan (炮灰系女孩Through Skills)

這是我們在2015年的最後一個專訪,受訪的是另一個在日本追夢的女生 Hsuan。

這一整年下來我們訪問了40位左右在日本工作的台灣人,聽到了許多不同的職涯故事。40幾個訪談下來的感想是這些故事可以分成兩種: 一種是跟自己相似的,一種是跟自己不相似,而且很難想像的。我是一個從小考試用成績、出社會用薪水、在公司用KPI來想事情,每個禮拜都要看5本商業雜誌的小孩,訪問到跟自己相似的人時,經常喜歡問「你怎麼做到的?」、「要怎麼樣才能跟你一樣?」 另一種故事,通常會嘴巴張得開開的,聽受訪者講一段神奇的自我介紹,接下來跑出來的問題常常是「你到底在追求什麼?」、「為什麼你會這麼想?」READ MORE

「Hey! 你不是一個人!」 從台灣轉調到日本總公司的Ariel

前陣子我們分享了一篇關於日文程度的文章,討論來日本工作時需要具備多好的日文程度。我想其實大家的擔心或疑問都是對的,來日本工作,不說環境、文化,光是語言就是很大的衝擊。但這不代表你該停止你 (來日本) 的腳步 (如果你有想來的話),而是要為自己準備好因應這個衝擊,其中一個重要的準備就是調整好你的心態。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