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約會交友網站,所謂的出会い系 App 是一個怎麼樣的體驗?

在「原來日本人都用這些交友APP!-日本的網路交友也能成為一種文化嗎?」推出後,迅速成為長青不墜的一篇文章,這代表了其實有許多人對於日本的戀愛交友 App 很感興趣。然而,文章中比較著重於描寫「認真交友」為目的的交友App,例如 Pairs Omiai。那麼,日本歷史比較悠久的所謂約會交友網站(當然他們也有推出 App 版本),到底存在什麼問題?所以才會被這種認真交友為目的的 App 開拓出另一塊市場。如果還是要使用的話,需要注意什麼?

READ MORE

從日本貓頭鷹咖啡到台灣貓頭鷹救傷之路

從認識貓頭鷹開始講起

因為一次偶然的緣份,在日本讀美術大學大一的時候,一堂課必修的素描了一隻貓頭鷹標本。

兩個圓圓的大眼睛加上一個三角形尖嘴的Q版貓頭鷹,大概是我們對貓頭鷹的普通印象。就像台灣每個觀光點滿街都有的紀念品一樣,以前在台灣因為無知其實對貓頭鷹蠻無感的。當時卻超難畫到崩潰。

一隻貓頭鷹依部位不同,身上可以有多種不同形狀和顏色的羽毛,讓我覺得很難用單純畫出來,豈是兩個圈和一個三角形能表現出來的,於是開啟了我的貓(頭鷹)奴之路,常跑到附近的多摩動物園和各大貓頭鷹咖啡去近距離觀察貓頭鷹,也因此結識許多愛貓(頭鷹)人士。因此也有了機會在貓頭鷹咖啡寄賣自己畫的周邊。

 

日本貓頭鷹咖啡生態

相信大家對於日本貓頭鷹咖啡也是褒貶不一,但是只有深入去了解每個店家才會知道他對貓頭鷹有沒有愛。

先說一下貓頭鷹咖啡廳兩個基本常識:第一,必須要有專業馴獸執照才能開業。第二就是不能馴養日本當地的貓頭鷹。門檻其實很高。
日本貓頭鷹咖啡最早始於一群熱愛猛禽的馴鷹師交流的場所,互相分享養育心得和培訓飛行狩獵技巧等等,所以始祖店的貓頭鷹只能在旁邊看不能摸更不能拍照。馴鷹師同好可以把自己家的猛禽先寄放到旁邊的小隔間,再到旁邊的咖啡座喝茶聊天。一般人想認識猛禽可以,可以遠觀並且請問馴鷹師老闆。一開始想盡量以不打擾貓頭鷹的方式介紹猛禽給大眾,曾幾何時這樣的美意,因為貓頭鷹的特殊性爆紅開始變質。

我開始畫貓頭鷹也是希望能透過自己的作品讓人家了解貓頭鷹不是只有Q版一種,有很多種類甚至每張圖裡都包含不同種的個性:穩重、開朗、驚訝、傲嬌。但是我不用真的「養」貓頭鷹才能素描,透過詢問、觀察和深度學習就能畫圖。也希望把自己的作品放在會好好照顧並且教育大眾正確觀念的貓頭鷹咖啡,我一定會一間一間的走訪。有的員工固定在下班時間之後,幫貓頭鷹做飛行訓練,有的晚上甚至愛貓頭鷹愛到,為了照顧他們睡得比貓頭鷹更少。甚至有餐廳收留了無人認領回家的流浪貓頭鷹。


 

台灣貓頭鷹生態的囧境

「台灣也有貓頭鷹嗎?」回到台灣之後,這個心中的疑問得到了答案。還真的有!而且是一群熱心專業人士在默默付出。因為台灣法律禁止飼養貓頭鷹,也不會有惡質貓頭鷹咖啡廳的問題,但是同樣的台灣貓頭鷹也從來沒有人重視過。

過多需要救傷動物之於過少人力的鳥會、自掏腰包為救傷付出的志工、一天到晚照顧動物就不夠了還要要應付各五分鐘接一通電話等等一大堆問題。除此之外,因為台灣都市過度開發,大量砍樹造成樹洞大量減少。貓頭鷹的繁殖失去了最重要的「巢」,因此鳥會努力研究開發了適合貓頭鷹的「巢箱」,並且掛在各個適合的地方,定期定點觀察研究。經過他們的努力,慢慢的,都市裡的貓頭鷹返鄉了。

因為看到了一群熱血的夥伴,成為了鳥會的志工,但是對於一個設計師而言能做到的事真的不多。我不懂治療研究、聽不懂專業用語、更不知道怎麼掛巢箱。頂多幫鳥會做logo和T恤等等不能帶來實際的幫助。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能不能用我的方式為台灣貓頭鷹做一點事情。


踏上台灣貓頭鷹救傷之路

結合我在日本所學:插畫和廣告設計。我們一群台灣設計師開始想為台灣貓頭鷹盡一份心力。於是我們想到了貓頭鷹繁殖最重要的「巢箱」,透過我們的方式去幫貓頭鷹「築巢」。

結合「插畫×文創×保育」的理念,開發了「貓頭鷹巢箱扭蛋機」,並且即將開始我們的集資募款我們期望能協助「台灣的動保工作者」,此外,更能建立一套正向循環的文創交流平台。

從台灣到日本再回到台灣

北漂了日本十年的我,因為與貓頭鷹的結緣返鄉了。十年前看著熱血志工大哥上下爬樹為貓頭鷹奔波。十年後大哥們都有了白髮,動物救傷動物保育的工作也越來越辛苦。回台灣了解貓頭鷹的救傷保育,也更了解其背後的危機。

想為自己的故鄉和貓頭鷹做一點事情是個人小小的心願,把這份「熱情」傳承下去。

歡迎了解我們的巢箱扭蛋機計畫,如果喜歡的話,也請幫我們粉絲團按讚並分享

日本行動支付的大戰,七雄五霸誰能勝出?

在日本行動支付系列作第一篇「2018是日本行動支付元年嗎? 展望日本行動支付的歷史和未來」中,解釋了日本行動支付 20 年來的因果變化,文中觀察是總體巨觀的;現在,讓我們來關注日本行動支付的時下激戰區,也就是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看這個戰場有哪些大名參戰,各有什麼優勢。

 

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

首先,必須先解釋一下,日本這邊把支付分為三個世代。第一世代是「信用卡支付」,屬於接觸型,因為商家必須要有那個刷卡的動作;第二世代則是「電子 Money」(電子マネー),例如大家所熟知的西瓜卡 Suica,技術則是透過 NFC 或是 FeliCa ,屬於非接觸型,因為卡片是近距離隔空感應的。第三世代就是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屬於掃碼讀取型。

 

近來,所謂的日本行動支付的熱潮,主要是第三世代的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的風潮,所以有許多公司爭相投入。然而,不曉得讀者有沒有一個疑惑:到底為什麼要搶進行動支付?難道因為中國盛行所以日本就要跟進?好處與解決的痛點到底在哪裡?

 

原因主要有以下三點。

 

1. 這個市場確實有賺。

支付的商業模式是建立在對商家收取手續費上,看現在檯面上已經推出的行動支付服務,一般來講,手續費在 3% 上下。所以,可以想見,如果使用者多,交易金額大,每天坐收其成 3% 手續費,豈不美哉!

 

2. 這個市場是一個新藍海。

前面已經提過支付的第一世代「信用卡」,及第二世代「電子 Money」,其實都已經在日本由來已久,所以有很多的競爭者了。而第三世代行動支付的市場相對來講,還沒有這麼擁擠,也還沒有一個最大市佔率的王者出現。

除此之外,相對於第一世代以及第二世代的支付,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有一個優勢是初期設置費用很低,幾乎為零。你想想看,商家只要印一張代表他自己身份的 QR Code 出來,就可以開始接受行動支付了;對比接受信用卡或電子 Money 支付的商家,還得花費數十萬日圓的初期費用設置機器及專用線路,手機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的確對中小型的商家有吸引力,例如花火大會街上或旅遊景點的攤販小店可能就會願意採用。

有一些手機配備沒有那麼好的使用者,他們可能無法使用 Google Pay 或是 Apple Pay,但他們都可以使用 QR Code / Bar Code 支付,所以,也會有新的使用者加入這個市場。

所以說,新的商家加入、新的使用者、新的應用場景是一個藍海。

 

3. 模式已經在其他國家(例如中國)被驗證成功。

以上的兩個原因說明了一個分析出來的情況:在行動支付的新藍海市場中有錢賺。而且實際上,拿中國的微信支付當做例子,也的確可以看出這個模式已經被驗證成功。

 

綜合以上,日本的各個公司可以放膽前進行動支付的新藍海市場了!

 

在此補充一下,本文不會討論到也很火紅的 Google Pay 或是 Apple Pay,因為這兩種基本上是第一世代與第二世代支付的混合體(例如把信用卡資訊登錄在手機中,用手機感應刷卡),固然也有他的優勢,但是他們的市場是相對紅海,對於日本來講,也沒有帶來新的應用場景,所以暫且不提。

 

檯面上的行動支付七雄

這一期的週刊ダイヤモンド做了一個日本行動支付的專題,裡面列舉了現在檯面上的七個玩家,分別是:LINE Pay、Origami Pay、Rakuten Pay、d払い、Amazon Pay、PayPay、merpay。(依據進入市場時間排序)勢力圖如下所示。

日本行動支付勢力圖,取材自週刊ダイヤモンド

 

行動支付市場普遍的策略

在詳細分析這幾間公司的個別策略,優勢劣勢之前,對於總體策略要先有個了解,也就是說,如果有一間公司要開始加入行動支付市場,一般來講,他會怎麼推動?簡單來講,有以下三種可以同時並進的做法。

 

1. 補貼商家

前面提過,行動支付的商業模式是向商家抽取手續費,對於商家來講,那還是一個負擔。所以,如果一開始免除商家手續費(這等於是一種補貼),那麼商家就會更願意加入這個支付。舉例來講,LINE Pay 宣布從 2018 年 8 月開始三年內不向商家收取手續費,就是這種策略。

 

2. 給使用者回饋,通常是以點數的形式

商家在考慮要不要加入一個支付的時候,會考慮到使用這種支付的使用者人數;但,使用者要決定要不要下載使用一個支付的時候,也會考慮到這個支付支援的商家數,這種雞生蛋、蛋生雞的困境,是所有做平台的服務都會遇到的。所以,支付作為一種平台服務,也需要同時拉抬使用者的數量,一般來講,都是採用使用者使用行動支付給予點數回饋的方式。例如,LINE Pay、Rakuten Pay 都有給予點數回饋。

 

3. 爭取優秀人才,開發出好用的 App 與系統

這一點其實在行動支付相當關鍵,因為使用者現在都是透過手機 App 進行行動支付,然後如果拿到回饋的點數,又直接從 App 連結到電商平台去消費,這種種的介面與流程,都是一個專業的設計與工程問題。沒有優秀的 PM、設計師、工程師的加入,是做不出好用的 App 與系統的。

 

由以上三點得知,日本的行動支付市場,未來應該會被幾間大資本的 IT 公司寡占,其他的則會被邊緣化(邊緣化不是會消失,仍會存在於市場中,但市佔率不高,而且使用者可能只有在特定的時候才會使用該支付,因為有特別優惠,但一般情形下則不用)。

 

在此,我就先把比較可能被邊緣化的兩家給移出討論的範圍,他們是 Origami Pay 與 d払い。Origami Pay 在上面的圖中就是左下角中立系的那個,其比較容易被邊緣化的原因很簡單,相對於其他幾間,他的資本還是比較小,所以也較難以吸引到優秀的人才;而 d払い 是 NTT DOCOMO(日本電信大手)在 2018 年 4 月所推出的,時間反而還比 amazon Pay、Yahoo! Japan 的 PayPay、merpay 還早,背後資本其實也夠,然而,我覺得 NTT DOCOMO 相比於其他幾間,也是較難吸引到最優秀的人才如軟體工程師,所以,他的贏面也不大。

 

行動支付五霸

排除掉 Origami Pay 與 d払い之後,就剩下 LINE Pay、Rakuten Pay、amazon Pay、PayPay 與 merpay 這五霸了。以下,將個別探討這五個支付的優勢劣勢。

 

LINE Pay

LINE Pay 於 2014 年 12 月開始提供服務,是五霸中進入行動支付市場的最早的一位。在這五家中也是唯一敢於公布國內目前登錄 LINE Pay 人數為 3000 萬人的公司(其他家不公佈的原因,應該是因為人數少),加盟店預計在 2018 年末達到 100 萬家。消費者使用 LINE Pay 可以得到 LINE Point 的回饋,經過這幾年來的經營,LINE Point 的好用程度雖然不及 Rakuten Point,但也已經算可以了,因為他已經可以使用在電商、旅遊預訂 … 等處。

以上一些面向代表了 LINE Pay 的基本面優良:使用者多、加盟店多、點數應用場景可 …,但是真正跟另外四個支付比較有區別的是,LINE Pay 有支援個人與個人間的送金,在大家一起吃飯有人先刷卡付帳,之後要處理個別給錢的時候特別方便。LINE 作為一個通訊 App,目前在日本市占最高,所以幾乎每個日本人都有裝 LINE,這使得個人送金比較容易,因為 LINE 裡面就找得到對方,不必額外加入朋友的資料。

所以說,LINE 的通訊王者地位與個人送金功能是 LINE Pay 現在最有優勢的地方。

 

Rakuten Pay

Rakuten Pay 於 2016 年 10 月開始提供服務,目前加盟店數有 120 萬家。Rakuten Pay 可以綁信用卡,如果綁樂天信用卡的話,點數回饋率可以到 1.5 %(0.5 % 來自 Rakuten Pay,1.0 % 來自於信用卡),這種兩重集點也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優惠,因為一般來講,日本這邊的點數回饋率都是 1 %而已。另外,對於商家來講,使用 Rakuten Pay 的話,最快可以隔天就收到帳款,這也是一個利多。

從行動支付勢力圖中可以看到,樂天現在是在電商與電信的交集之中,未來 Rakuten Pay 可能可以跟樂天電商或樂天Mobile 的服務合作,就像 Rakuten Pay 就跟 Rakuten 信用卡有一些策略上的合作一樣,進一步提升 Rakuten Pay 的競爭力。

然而,Rakuten Pay 最強的一點,還是他可以累積樂天最引以為傲的點數,不誇張的說,樂天點數還是日本最好用的點數,這就是他最有優勢的地方。

 

Amazon Pay

Amazon Pay 於 2018 年 8月開始提供服務,現在只有在東京都、福岡市有幾十間店面支援。

在日本人的眼中,Amazon 或是其 CEO 貝佐斯的形象,總是乘著黑船來的,熟悉歷史的都知道,日本是在 19 世紀因美國的黑船來航事件,才被迫開港通商,遂有之後的明治維新,晉升為成功的現代化國家。所以,日本對於美國帶來的變革與競爭,其實抱持著一種複雜的情感,對於 Amazon Pay 的態度也是如此。不過,可以確定的是,Amazon Pay 之後會在日本行動支付市場佔據一席之地,畢竟,現在全世界沒有公司敢於小瞧 Amazon。

Amazon Pay 聲稱他們現在的優勢是在於如果有 Amazon Japan 的帳號,就可以很輕易地使用他的行動支付。(不過這一點,似乎所有的 Pay 都是如此呀!本來就有帳號,當然容易用)

 

PayPay

PayPay 是 Yahoo! Japan 於 2018 年 10月 5 日開始提供的服務。如果有看過這篇「台灣軟體工程師來日發展,不可不知的四大公司」 文章的朋友,會知道 Yahoo! Japan 這間公司本身在這次討論的五霸支付的公司中,大概是排在最後一名。然而,Yahoo! Japan 的母公司是 SoftBank。

SoftBank 在這次 PayPay 的服務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他找來印度已經在行動支付有 7 年經驗的王者 Paytm 來提供技術支援,未來也預計要動用 SoftBank 的營業力量來全面推廣 PayPay。除此之外,Yahoo! Japan 經營日本這麼久,其註冊使用者數達 4000 萬人,也算是不錯(人數比不上 Rakuten 與 LINE,但勝過 Mercari 與 Amazon 了)。

所以,我會說 PayPay 現在最主要的優勢是:我爸是 SoftBank,以及其背後的資源。

 

Merpay

Merpay 是 Mercari (延伸閱讀:今年最受注目的上市公司 Mercari)這間公司預計於今年 2018 年推出的服務,所以最慢應該 2018 年 12 月會推出,是裡面最慢進入市場的一家。老實說,以進入市場時間與資本來說,Mercari 是排在最末位的;然而,因為他最年輕,最近又剛上市,他在公關(Public Relations)上非常強勢,配合他們砸大錢給予很好待遇的方式,可以吸引到很多優秀的人才。

另外,Merpay 的一個優勢是,賣家賣東西賺得的錢,可以直接消費在 Merpay 支援的商家。這的確是事實,如果我是一個賣家,賣了東西賺了錢,而錢還存在 Mercari 的系統上;如果那些錢匯入銀行還要手續費之類的話,那麼我很可能會願意直接使用 Merpay ,把錢消費掉。這樣一來,使用者如果原本就是 Mercari 的賣家的話,使用 Merpay 的意願就大幅上升了。

所以,Merpay 現在最主要的優勢是,強大公關力帶來的優秀人才與 Mercari 賣家使用者的二次消費。

 

行動支付的未來

分析完五霸的優勢後,其實還是很難評斷誰會成為日本行動支付市佔率最大的一家。只能說,從目前的資料看來, Merpay 與 PayPay 是較弱的一方,但商業與創業最迷人的一點,就是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逆勢突起,所以,這場大戰還將持續,都還在未定之天。我想大概三年後局勢會明朗一些,屆時,再來看看五霸還有誰戰到最後,或是又有誰異軍突起!

 

歡迎追蹤作者 洪立遠(Yuan) ,不定時分享日本趨勢、業界觀察、在日台灣人圈子的生活。

從安室奈美惠的引退,談日本偶像文化的演變

2018年9月,在日本最南端的沖繩,溫柔的海風吹拂著興奮與不捨。沖繩市役所的垂下巨大帷幕,電車站放送著成名曲「HERO」,報紙上滿是感謝安室的廣告。

安室奈美惠,在9月15日的封麥演唱會翌日,上傳了張自拍的沖繩花火照片。出道25年的平成歌姬,創下20代、30代、40代的百萬專輯紀錄後,在平成最後一個夏天*1,如同燦爛花火,在最美的瞬間回歸平淡。無論是否是安室迷,都無法否認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READ MORE

從渋谷的大規模再開發案,看日本大企業對地方創生的影響

每當經過渋谷車站的時候,總會覺得怎麼到處都在施工,烏煙瘴氣的,搜集了一點資料後,發現原來是因為車站附近有數棟由東急電鐵集團所主導開發的建築在開工,這不禁讓人好奇,東急大規模再開發渋谷的原因、佈局與預期回報是什麼。讓我們一起來分析這個將讓渋谷煥然一新的大規模再開發案!

READ MORE

臺灣手搖飲料的旋風為何持續擴大?再談台灣祭與女性經濟

首頁圖片: 東京走著瞧

在臺灣手搖飲料系列文第一篇「臺灣手搖飲料如何在日本再次掀起旋風?」中,解釋了消費者體驗與美學是臺灣珍珠奶茶第二波搶灘成功至關重要的兩個因素,不過品牌除了把消費者體驗與美學做好,另外也很重要的是行銷宣傳。本篇將進一步探討近年來在日本人氣火爆的「台灣祭」以及女性在社交網路上的拍照打卡,如何協助行銷台灣珍珠奶茶。READ MORE

臺灣手搖飲料如何在日本再次掀起旋風?

2018年你走在久違的東京街頭,已經忘了是第幾次來到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一如以往你前往了原宿、表參道,穿梭在巷弄之中的你發現了熟悉的台灣飲料品牌:春水堂、貢茶以及鹿角巷,各個飲料店外都是滿滿的排隊人潮。你想到5.6年前你來東京的時候所不曾看到的情景,不禁的好奇這幾年來手搖飲料店在東京到底發生什麼樣的轉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