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觀光線上媒體雜誌 Matcha 訪談

傳統日本企業的不傳統裡我們提到日本大型公司似乎在引導著日本產業的改革, 而日本的新創相對的來講在媒體上比較沒有聲音,但這或許只是日本新創在媒體的曝光不多。 這次 WIJ 有機會訪問到日本觀光線上媒體雜誌 Matcha 的創始人,起因是我們曾經訪問過的 Miho 現在在Matcha擔任繁體中文編輯, 發現他們有許多以台灣人角度報導的文章, 也因此希望可以藉著這個機會讓大家可以從新創公司的角度來更深入觀察日本市場。 READ MORE

在日媽媽們的慰藉 – 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

除了拿工作簽證之外, 在日的台灣人也有很多人是用依親簽證的。 他們通常是為了家庭的決定而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 對日本的生活不熟悉, 也不見得對日本文化有特別的憧憬, 再加上語言的門檻, 也會很多的努力才能調適。 這次有機會透過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的管理員介紹,訪問到一些各種家庭原因來到日本的台灣媽媽們, 也獲得他們的許可把我們聊天的內容分享給大家。

READ MORE

逆境中更要尋找正向能量: 專訪卡通便當專家上田太太

岡山縣,一個台灣人還不太熟悉的地名。

在去年的日本都道府縣人口排名裡是第二十名,將近有2百萬人。 整體來講還是一個農業為中心的地區。 這次我們去岡山倉敷市拜訪的上田太太 (胎胎)是網路上很有人氣的卡通便當專家,時常分享自己做的卡通便當還有日本老公阿桃的生活趣事。

但是為什麼是岡山呢? 每個聽到我要去岡山的日本朋友也都問我這個問題…
READ MORE

顧問業面試經驗談 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

作者背景

 

台大國企系在學中(2016年6月畢業),大學一年級開始學日文,大二暑假時通過日檢N1。除了在產業研究機構擔任日本市場研究助理,或是偶而兼兼口譯練習日文之外,大四上學期時還去日本關東當了一學期的交換學生。平時喜歡旅行,喜歡認識許多不同的人與故事,尤其熱愛美食。拿到顧問業的Offer完全是大學生涯中的一個意外,但相信這是生命的安排,並選擇接受挑戰。

READ MORE

自己決定該走的路:輾轉闖入日系金融業界奮鬥的Ruru

當一個事情的結果是非你所願的時候, 你是會選擇放棄, 堅持下去, 重新挑戰, 還是找尋另一個目標? 很多人會先陷入一個必須要找到標準答案的陷阱裡。  而大家不再追求標準答案,分析各個選項優劣的時候, 卻又很容易掉入另外一個陷阱: 回答這個問題並沒有時間限制, 也不是只能回答一次的。 很快做選擇,發現錯誤的時候立刻改進, 一邊前進一邊修正自己的方向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這次從訪問中觀察到的Ruru是一個很了解自己, 也能很快評估情況作決定的女生。 別人看起來或許會覺得她在短時間裡做了很多改變, 但是其實在每一個決定的後面都有她一致的思考邏輯和目標的。

READ MORE

從日本走向世界 – 策略規劃的Elsa

我在台灣大學是讀化學系。 系上的同學畢業之後一半以上都是繼續念研究所,之後再選擇留在產業發展或是走學術路線。我在還沒畢業就已經覺得產業或是學術的生活都不是我要的。 但是當年很難得到這兩個路線之外的前輩分享經驗, 自己的資源也很有限, 就打定主意要唸MBA,很天真的認為是換領域的唯一跳板。 畢業後就先在化學產業做兩年多 , 一邊累積工作經驗 ,賺錢, 還有念英文。最後申請到了荷蘭的學校拿到了獎學金, 也就這樣拿到了一個MBA的學位

READ MORE

三年訓練五年理解十年反省:商業攝影師的Chenche Kai

在台灣的時候一開始就是在學習攝影。 在研究攝影技巧時常常接觸到日本攝影雜誌, 就一直很嚮希望有一天能在日本拍時裝雜誌的封面, 或是登上日本攝影雜誌的百大攝影家介紹。 大學畢業之後繼續在台灣跟著攝影師擔任助理兩年, 準備要獨立的時候就決定要先來日本闖看看。 來到日本念了一年半的語言學校之後就直接拿著半成品的履歷書找攝影助理工作, 很幸運的很快就被一位經紀公司看中, 開始自己的演藝生涯。

READ MORE

你好!我是來自日本的台灣人- 日文編輯的Kiki

在日工作生活台灣人統計 (2015)文章裡面的資料可以看出來, 在日台灣人佔最多數的是有永住身份的。 再加上以配偶身份入境的,就有接近一半的比例是有計劃在日本長期生活的台灣人。 也由於日本不接受雙重國籍, 所以是有了家庭, 小孩之後,只保留台灣國籍也會是一種選擇。“在日本土生土長的台灣人” 或許就不會聽起來那麼矛盾。 這次訪問的KiKi就是在日本長大的台灣人。除了護照之外沒有跟一般日本人不同的Kiki對日本, 台灣有什麼樣子的感受, 又為什麼會選擇到台灣進修而又繼續留在台灣工作呢?

READ MORE

緊抓著心中的夢想 – 動畫背景師的鴻生

一部電視或是電影動畫會需要上百甚至上千的人協力製作才能完成, 但是最後自己可能只是跟著片尾曲, 在個落落長的製作名單裡出現幾秒。  他們都是抱著什麼夢想去參與這些工作呢? 這次採訪的鴻生從18歲開始要做動畫的夢想在他到日本唸書就業之後完成了第一步。 他現在看到自己的未來又是什麼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