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實生活中追求夢想 - 全職媽媽設計師 Dacy

現實生活中追求夢想 – 全職媽媽設計師 Dacy

我在復興美工念平面設計, 畢業之後先去了廣告公司上班。 但是一直沒有辦法適應, 半年之後就決定跳出工作環境, 重新思考自己的下一步。 唸書時候接觸到的都是日本設計元素, 覺得將來可以賣些日本的小東西的話似乎也不錯, 在19歲的時候就很隨性的決定先來日本唸日文看看, 完全沒想到10幾年後我還會在日本, 還變成了一個邊帶小孩, 邊在家做手工的媽媽(笑)READ MORE

吉日媒體集團

台港市場的專家 – 吉日媒體集團訪談

最近幾年日本開始很注重入境旅遊(inbound travel)產業, 吸引了許多網路新創公司進來提供旅遊方面的服務。這次訪問到的吉日媒體集團是裡面的先行者,除了在Facebook上有超過50萬粉絲的粉絲頁之外, 公司的業務也延伸到許多實體的服務。 更特別的是, 吉日是一個只集注在繁體中文市場的公司。 這個商業的角度讓我們非常有興趣, 也很幸運的有機會來到吉日集團的代代木辦公室,訪問了代表吉田皓一先生。

READ MORE

以自然體去面對挑戰 – APP企劃的Yosi

隨波逐流的學生生涯

 

我在台灣的時候只是一個懵懵懂懂的學生。 對唸書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也就是跟著同學準備升學考試。 上了大學之後, 當時系上的風氣就是畢業後繼續去國外進修,自已也沒多想什麼, 也就跟著申請碩士。 一開始想去日本邊唸書邊體驗日劇中的生活, 但是父母希望自己先去英語系的學校, 也就順著他們的意先去英國念書, 之後再申請來日本拿第二個碩士, 完成了來日本生活的心願。 剛到日本的時候, 也許是習慣了唸書的生活,一開始沒有上班的想法, 想要一直念到博班之後再看要怎麼辦。READ MORE

日本觀光線上媒體雜誌 Matcha 訪談

傳統日本企業的不傳統裡我們提到日本大型公司似乎在引導著日本產業的改革, 而日本的新創相對的來講在媒體上比較沒有聲音,但這或許只是日本新創在媒體的曝光不多。 這次 WIJ 有機會訪問到日本觀光線上媒體雜誌 Matcha 的創始人,起因是我們曾經訪問過的 Miho 現在在Matcha擔任繁體中文編輯, 發現他們有許多以台灣人角度報導的文章, 也因此希望可以藉著這個機會讓大家可以從新創公司的角度來更深入觀察日本市場。 READ MORE

在日媽媽們的慰藉 – 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

除了拿工作簽證之外, 在日的台灣人也有很多人是用依親簽證的。 他們通常是為了家庭的決定而來到一個陌生的國家。 對日本的生活不熟悉, 也不見得對日本文化有特別的憧憬, 再加上語言的門檻, 也會很多的努力才能調適。 這次有機會透過駐日台灣親子交流會的管理員介紹,訪問到一些各種家庭原因來到日本的台灣媽媽們, 也獲得他們的許可把我們聊天的內容分享給大家。

READ MORE

逆境中更要尋找正向能量: 專訪卡通便當專家上田太太

岡山縣,一個台灣人還不太熟悉的地名。

在去年的日本都道府縣人口排名裡是第二十名,將近有2百萬人。 整體來講還是一個農業為中心的地區。 這次我們去岡山倉敷市拜訪的上田太太 (胎胎)是網路上很有人氣的卡通便當專家,時常分享自己做的卡通便當還有日本老公阿桃的生活趣事。

但是為什麼是岡山呢? 每個聽到我要去岡山的日本朋友也都問我這個問題…
READ MORE

顧問業面試經驗談 Deloitte Tohmatsu Consulting

作者背景

 

台大國企系在學中(2016年6月畢業),大學一年級開始學日文,大二暑假時通過日檢N1。除了在產業研究機構擔任日本市場研究助理,或是偶而兼兼口譯練習日文之外,大四上學期時還去日本關東當了一學期的交換學生。平時喜歡旅行,喜歡認識許多不同的人與故事,尤其熱愛美食。拿到顧問業的Offer完全是大學生涯中的一個意外,但相信這是生命的安排,並選擇接受挑戰。

READ MORE

自己決定該走的路:輾轉闖入日系金融業界奮鬥的Ruru

當一個事情的結果是非你所願的時候, 你是會選擇放棄, 堅持下去, 重新挑戰, 還是找尋另一個目標? 很多人會先陷入一個必須要找到標準答案的陷阱裡。  而大家不再追求標準答案,分析各個選項優劣的時候, 卻又很容易掉入另外一個陷阱: 回答這個問題並沒有時間限制, 也不是只能回答一次的。 很快做選擇,發現錯誤的時候立刻改進, 一邊前進一邊修正自己的方向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這次從訪問中觀察到的Ruru是一個很了解自己, 也能很快評估情況作決定的女生。 別人看起來或許會覺得她在短時間裡做了很多改變, 但是其實在每一個決定的後面都有她一致的思考邏輯和目標的。

READ MORE

從日本走向世界 – 策略規劃的Elsa

我在台灣大學是讀化學系。 系上的同學畢業之後一半以上都是繼續念研究所,之後再選擇留在產業發展或是走學術路線。我在還沒畢業就已經覺得產業或是學術的生活都不是我要的。 但是當年很難得到這兩個路線之外的前輩分享經驗, 自己的資源也很有限, 就打定主意要唸MBA,很天真的認為是換領域的唯一跳板。 畢業後就先在化學產業做兩年多 , 一邊累積工作經驗 ,賺錢, 還有念英文。最後申請到了荷蘭的學校拿到了獎學金, 也就這樣拿到了一個MBA的學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