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鼓作氣 – 海外事業開發的 Lulu

從在台灣研究所畢業之後, 我找到了一個安定的工作, 過著上班賺錢繳房貸的日子。 當時姐姐突然決定要來日本唸書是一個契機, 而在工作時接觸到的日本工程師的敬業精神也想讓我多了解日本。 就決定要來投奔已在日本生活的姐姐,目標就是唸完語言學校之後,一定要在日本取得正職。READ MORE

找到適合你的公司文化: 新事業開發部的一加

許多在日本就業的人, 工作到三年的時候會經歷一個瓶頸, 而這個瓶頸通常是來自與對日本公司文化的適應。 當沒有辦法達到身心平衡狀態的時候, 他們就選擇了離開日本。 但是日本並不是只有傳統日商, 有企業文化相對開放的日本公司, 也有完全不同文化的外商。READ MORE

從日本放眼亞太 – 房地產投資顧問的Jack

從小時候我就是個很熱愛表現的小孩子,但是開始上學之後覺得被環境處處限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自由。 到了國中時候有一個機會到美國參加短期遊學, 接觸到了美式的教育系統, 再和台灣教育系統比較之後更讓我想跳脫這個環境的感覺更加強烈。一開始希望能夠馬上到美國念書,但是因為家裡經濟考量而作罷。 自己則期許能夠在高中畢業之後出國念書。READ MORE

「國際化」中的日商經驗: 海外分社管理的Jean

從政治系到半導體製造業

我在就學時就對國際關係跟外交有興趣,也喜歡學習外語和體驗世界各地不同的人事物。 大學考上了政治系,參與了很多外交相關的課外活動。 大三的時候我申請到了與早稻田大學的雙學位計畫, 到東京過了一年半的留學生活, 在這期間也曾透過學校的介紹到日本的外交智庫實習。READ MORE

青空3萬六千呎的おもてなし:空服員Christine

兩次待在日本的契機

我從小就很喜歡英文,大學時如願的考上外文系。 在大四時跨修了企管系的課,對人力資源訓練課程設計特別有興趣,畢業之後就決定申請相關領域的研究所,繼續學習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HRM)的專業。 當時的課程有去法國或是日本交換留學的機會, 而我最後決定來到這個離台灣很近,同樣是島國但影響力遍及全世界的國家, 來學習它的魅力跟成功之道。 READ MORE

換工作的最好時機

換工作的最好時機

為什麼要換工作? 不外乎就是希望自己可以獲得更多的價值。  價值的定義可以是物質的, 例如薪水或是福利, 也可以是非物質的, 例如家庭/工作的平衡,對工作的熱情, 或是和同事的相處。 而這些價值觀也會隨著時間,想法或是大環境的變動而改變了評估的指標。READ MORE

與其適應環境不如創造機會: TaviTavi編輯的Miki

我在澳門出生長大, 高中是念的是理科,但隨著畢業愈近愈發現自己不適合向理科發展,不少澳門學生到了要念大學的年紀都會選擇離開澳門。高中時去過台灣幾次旅行,很喜歡台灣的人情味,加上當時對日本的流行文化(音樂、時尚方面)很有興趣, 就決定去台灣的大學念日文。READ MORE

計劃外的連鎖反應 – 投資人關係的Kei

我在學生時的理想就是在台灣按步就班的升學之後去美國唸書。 但是高中沒有考好,很快就得重新計劃, 最後決定要先加強自己的英文能力而去念外語出名的文藻大學 (當時是五專), 入學時當然也是以英文系為第一志願, 但是依照分數分發課系的時候卻眼睜睜地看著英文系的最後一個名額在我面前被撕掉, 於是我就這樣進入了日文系。。。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