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歐洲企業的實習文化 找到只用英文的在日外商工作-專訪歐洲汽車商財務部潘彥

「來日本工作一定要會日文嗎?」曾在WIJ刊出後引起極大迴響。不需要日文能力的工作當中,又以程式設計類居多。但這次我們邀請到潘彥分享如何用英文能力,在日本的歐洲汽車業從實習轉正職。

懷抱著當教授的夢想到來日本追夢

大學一開始,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從政。但從政有許多現實面上的考量,在恩師的提點之下,我在台大經濟系朝公共政策分析、勞動經濟學等領域前進,大學期間曾經美國交換,柏克萊大學自由的學風,讓我定下來未來要朝學術研究、教職發展的目標。後來因為台大經濟系校友提供的獎學金,不僅足以負擔留學所需的費用,甚至還可以存下一些錢,因而選擇了東京大學經濟學研究所

 

轉介到歐洲汽車商在日的實習

在日本就業,想要進到日商工作日文能力是必須的,那如果同樣的場景換到在日本的外商,答案仍然相同嗎?我想99%的答案是肯定的。不過我的經驗比較特別,透過朋友轉介找到了在日歐洲汽車商的實習,並因為同部門有人離職而順利得到轉正職的機會。雖然我的經驗不容易複製,但最後我也會分享一些如何在日文程度稍弱之下在日本找到非理科的職缺。

首先分享的是我在歐洲汽車商的財務部實習內容,我們組的工作項目有三大類別,分別是風險管理內部控制以及資料庫的建置維持。實習期間我負責乘用車單位融資的財務指標、資料處理和視覺化分析。

關於融資放貸的市場有多大,簡單來說,買車的人當中,有將近60%的人的人都會利用此服務。我們的商業模式是讓想要買我們家車款的人,可以透過向我們貸款到比一般銀行還要划算的利率,增加購車誘因由此拉高銷售量。不過,汽車融資放貸背後的成本就是要自行吸收向銀行貸款和提供貸款給消費者之間的利差,所以融資部門需要仰賴母公司集團內部的利息補貼。

 

轉正後的職涯發展

實習前曾有一段時間我感到非常迷惘,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學術研究工作是我努力的目標,但在東大因為成績不好、發現自己的能力並不足以應付一流經濟學博士學位所需的條件。感謝後來的實習讓我重新立定志向,短期來說,主管極力支持我考CFA和FRM來培養這份工作所需風險管理和財務分析的專業能力; 長期來說,如果有機會再念個MBA(Business Analysis, Data science)、或者熟悉汽車產業往共享汽車、移動服務發展的商業模式、未來派駐回台灣輔導相關業務也會是不錯的選擇。

我好像什麼都懂一點點:經濟懂一點點、統計一點點、資料分析也懂一點點,雖然都不夠深入,但這份工作要的剛好就是不同領域都要懂一點點的能力。現在的我,比較清楚未來的方向,也很感謝過去的迷惘,讓我更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善用歐洲企業的實習文化在日本找機會

雖然我的經驗不容易複製,但對於本身是「英文能力強」、「想藉由實習轉正」這幾種特質的人來說,歐洲的師徒制度(產學合作)的文化使得歐洲企業會在世界各地的據點開長期實習職缺,而這些機會是對全球開放的。對於其他日程度初級但想在日本工作的人來說,KOPRA上刊登了一系列歐洲公司的實習或正職職缺,都可以成為英文能力強的人發展的機會。

對想要來日本工作的人說的話

我很幸運地在一家世界級的公司用英文能力轉正,雖然一路走來,日文能力並沒有成為我在日本求職勝出很重要的地位,但對於未來想要來日本的人來說,老話一句:「當你有越高的日文程度,你的籌碼就越高!」,所以計劃在日本求職的話,建議還是及早準備日文能力。另外,分析產業的規模也很重要,舉例來說,對於想要投入高端金融產業的人,台灣每年的投行、顧問開缺甚少,反觀日本一年都可以開出上千名的職缺,所以事前分析想走的產業在哪裡有較多機會,也是求職很重要的一環。

最後,在日本工作到底值不值得,見仁見智,我在公司和主管同相處融洽,工作發展也符合能力需要、工時非常標準,這個可能是在台灣不容易找到的機會;不過日本的高物價和高課稅會讓名目上的高薪資被抵銷許多,所以以實質待遇而言台灣不見得會比較差,但可以考量長遠的發展性。我覺得自己是很喜歡立定目標、規劃、努力實踐的人,但人生卻常常有出乎意料之外的發展。不論是想來日本或者已經在日本的人,還是要多方蒐集資訊、多觀察、把握機會,想清楚自己要追求什麼,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