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緣分還是命運?人生意外大轉彎到瀨戶內的Ting

即使日本生活已要邁入第三年,但至今自己都還不時會有「現在真的在日本生活著啊!」的驚訝感。畢竟直到討論是否要到高松工作前,出國工作或生活的念頭完全不曾出現在我的人生選項中。

日本生活的契機

2006年無意間開始學日文起,每年總會利用「練習日文會話」的藉口到日本玩,2008年意外到了奈良深山一個有機茶園,茶園主人三位都才二十出頭歲,而他們的茶已經可以透過通販購買,訂單也不少。當時台灣農業有年齡斷層現象,我太好奇為何他們在高中畢業後便立志投入有機農業,且經營得有聲有色,但那時的日文程度差到根本無法溝通,於是我決定回台灣持續學日文,總有一天要辭掉工作到日本透過Wwoof(世界有機農場組織,World 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旅行了解日本有機農業。

在台灣我從事的多半是媒體相關工作,電視台節目企劃、雜誌採編、報社記者、零售業行銷公關、代編編輯、企劃與採訪的Free lance等。每次轉換跑道雖然都有自己的理由,但也不免會被各公司的人資質疑我的安定性與忠誠度。在工作夾縫間斷續學日文、旅行,2012 年第一次步上四國的我對於瀨戶內海的夕景一見傾心,而即使每年旅行、即使嘗試了不同類型的工作,仍然出現「怎麼樣可以讓工作更順利更好玩?」的困頓感,讓那個「總有一天」終於發生了。2013年我辭去工作,在日本進行了三個月的Wwoof旅行,也打算好好思考未來的工作方向。

我到了長野、和歌山、岡山,當然也選擇回到莫名讓我一見鐘情的瀨戶內,除了對於不同農場的操作方式有些許認識外,最意外的是結交到不少日本朋友。結束這趟旅行,本來有種人生心願已了的感覺,心甘情願的回台灣想找一份穩定的編輯工作,但那次求職經驗讓我相當挫折,資方普遍的高姿態,讓我後來決定持續Free lance的工作形式,太陽花學運事件發生時,好幾位日本朋友很關心這個事件,熟知我工作背景的高松朋友同時提出「Ting想不想來高松工作?」的詢問。

偏偏去了很多地方旅行過的我,只有在高松時出現過「是這裏的話,好像一個人在這裡生活也沒問題」的想法。

機會不會永遠存在 也永遠沒有準備好的一天

「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但我準備好了嗎?到日本生活,又需要什麼準備?高松的工作內容是我喜歡且可以發揮的嗎?還是我只是為了逃離台灣當時給我的求職挫折感?從來沒有想過要出國生活的我真的有可能適應嗎?要不要把日文練得再好一點再決定?⋯⋯

花了一年多時間尋找自己內心的答案,最後給自己的決定是:機會不會永遠存在,但人生只有一次,既然我這麼喜歡高松,也認為他有許多值得被認識的地方,過往的媒體工作經驗與外國人身分剛好可以用不同視角來認識這個城市,如果真的無法適應或做不到,我就哭著回台灣,繼續Free lance的工作。

但必須誠實的說,正式移住的一開始,各種手續的確已經讓我覺得麻煩不已。自己到日本生活之後,也才常常回頭去思考,台灣對於移工的環境又是如何?

地域城市大不同 每天都是新的練習

如當地朋友們最常形容的,高松畢竟比較鄉下,與其他在東京工作的朋友相比,工作步調沒有那麼緊湊、競爭壓力似乎較小,然而,因為地方小,消息傳播速度也很快,「有個台灣人移住來高松」的消息最初傳得蠻快的,對於日檢只有N2程度、剛開始還在適應工作與生活步調的我,大家的好奇的確造成了一些壓力。總之是與台北生活相當不同的體驗。

說到「在日本工作」,多數人會直接聯想到規則比起台灣多或一板一眼的印象。但在步調比起都市較緩慢、人際關係比起城市相對緊密的高松,加上公司規模小、討論空間頗大,也讓我的工作擁有很多彈性與嘗試的空間。擔任Life Takamatsu網站主編之外,每年回台灣時,如果有機會都會舉辦不同主題的小型分享會,希望透過比較生活化的視角讓更多人認識高松,2017年帶高松藝術士回台灣參加風和日麗連連看活動,想讓更多人看看台灣還沒有的藝術誘導教育方式,這些也是在主管認可下屬於工作的一部分。

與其說日本生活是我選擇的結果,我覺得它更該說是我人生的一個過程。透過這個過程,發揮以往累積的工作經驗之外,也同時探勘著自己在生活、想法、工作上的種種可能性。舉辦分享會這種事情是在台灣當OL的我絕對不會做的事,經營社團或粉絲專頁或撰寫專欄也是,因為來到日本生活才會認識的某些人們,與他們交談時往往也會提供我很多自己沒有的新鮮想法。生活中新鮮、有趣、接收到的刺激都不少,壓力當然也不小,所以每天我會給自己一小段時間沈澱與整理思緒,困惑時知道如何尋求心理後援或與自己對話找出答案,我覺得是獨自在異鄉生活蠻必須的練習。

我認為自己在媒體工作中是一個媒介,將自己看到、聽到的透過媒體發布,而在日本生活中,我也是一個媒介,除了扮演好工作的角色,也想要透過文字將自己體驗、看到的,台灣比較少的價值觀傳遞回去,有機會也會讓周圍的日本朋友認識九份與鼎泰豐與台北101以外的、更生活層面的台灣。也把自己在高松的經歷記錄在台灣女子的瀨戶內生活的粉絲專頁裡。

沒有擠電車上班、趕終電下班的生活,但其實因為工作範圍很活很廣,幾乎算天天從早到晚都在工作,這樣豐富、可能性很多的日本生活總有結束的一天,雖然目前並沒有對於在日本工作幾年這件事設下特定目標,但過程我確實的發揮、學習或經歷了什麼,離開時會帶什麼回台灣,比起在日本待幾年,對我是更重要的事。

Photo Credit: 王小苗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