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化」中的日商經驗: 海外分社管理的Jean

從政治系到半導體製造業

我在就學時就對國際關係跟外交有興趣,也喜歡學習外語和體驗世界各地不同的人事物。 大學考上了政治系,參與了很多外交相關的課外活動。 大三的時候我申請到了與早稻田大學的雙學位計畫, 到東京過了一年半的留學生活, 在這期間也曾透過學校的介紹到日本的外交智庫實習。 結束早稻田交換回到台灣延畢一年的同時,同學們大部分都已經邁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了, 但是我卻突然對於自己在政治或者外交領域裡能做什麼感到非常迷惘。 轉而開始思考也許可以在幾乎毫無經驗的商業世界找到新的可能性,於是在大五這一年積極的尋找各種實習機會。

後來在學校的就職展裡因緣際會接觸到一個負責日本公司海外招募的單位,對他們代表的一家歷史悠久的日商製造公司的標語:“從看不見的地方用技術支援世界” 頗有共鳴, 而且剛好他們當屆首次有在招募文科的學生,就應徵了這份工作。 經過在台灣的書面審核以及一次面試後,公司贊助費用讓我們到東京本社面試, 最後也順利得拿到內定。其實拿到內定後我考慮了很久, 最後還是決定給自己一次機會徹底跳脫舒適圈,跳進了完全陌生的機械製造業。

 

「國際化」中的日商經驗

我已經在日本工作兩年, 目前工作內容是代表日本本社和海外子公司聯繫,主要是做法規遵循(compliance)跟內部控制(internal control)的管理。 第一年是注重在學習日本國內的J-sox內審內控, 去年才開始更多對國外子公司的溝通。 公司的職涯規劃邏輯是, 新人要先學會日本的做法後,再以日本的方式為基礎去應對海外的子公司 。 也因為這樣, 我有許多機會和海外分公司的管理階層共事。 公司在業務層面已經非常國際化, 有很明確的制度, 但在管理上還是很典型的日式公司, 決策管理/組織層面的核心集中在日本。 不過我在這個位置能夠感覺到公司的確在試著更加國際化。舉例來說我們各子公司的社長只有半數是日本外派的, 而各子公司管理部長都已經是當地人, 和外國分公司的溝通也多半是用英文。

我在政治系所學的東西能夠直接應用到工作上的很少, 不過因為有政治相關的知識讓我對其他國家/地區的社會跟文化有一定了解, 實際在跟子公司人溝通互動可以談的話題比較深也比較廣 。 在工作上需要瞭解子公司國家的法律或是制度上的規定/改變時, 我也比較能理解這些概念。

公司雖然是歷史悠久的日商,不過公司文化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傳統。可能因為團隊裡外國人的比例不低, 每個人的個體性算是被尊重的。 譬如我們常在早上上班後在位子上邊吃早餐邊收email(我從來沒看過公司的日本人這樣做XD)。外國同事的有休消化率都很高,請假都沒聽說有什麼問題, 雖然都是很小的例子,但是我相信這些尊重不同的文化就是從小地方慢慢建立起來的。

 

積極的海外招募, 充分的職場訓練

近年日本企業採取很多不同的方法想要落實真正的全球化, 像是使用英語做公司的官方語言, 用高額獎金鼓勵社員考TOEIC提高英文能力等,也有不少企業會選擇招募外籍社員,來增加公司內部的多元化, 但是很多日本公司在訓練過程跟職涯規劃上,還是會出現想把外國人「日本化」的感覺。

我們公司也是很積極的招募外籍社員,台灣 韓國 中國 印度 都是重點人才市場,每年固定會招募技術綜合職的新入社員進到日本本社工作。 而且對於技術職的日文完全不要求,拿到內定後再開始上日文課,公司會一直提供日文課程直到考過日檢N1為止 (不過如果像我是應徵文科綜合職的話,還是會要求日語能力,雖然是海外採用但是全程都用日語面試)

跟一般的海外招募比較不同的是,我們公司的海外招募雖然也有委託人力仲介公司協助,但是各國從說明會以及第一階段面試開始,就都是公司的HR主管親自出馬。所以從一開始就能直接與公司的人接觸, 對瞭解公司文化也有很大的幫助。

 

在穩定裡求變化

在日式的管理概念下一切都有制度/程序,公司福利很好很穩定對新入社員的培訓也很紮實,雖然和歐美公司比起來自由度比較低。我很幸運目前為止沒有碰到男女差別待遇或是上下關係等強烈的日商刻板印象,但是在穩定的環境下, 我反而更會想要有所突破不斷思考自己想要什麼。 我很喜歡嘗試新的東西, 在日本也有很多機會體驗不同的生活,接觸許多不同領域的新朋友。也因為這些經驗, 讓我認識更多可能性,也在長期的人生規劃裡有了更多不一樣的考量。

如果對想來日本工作有興趣的話, 在重視「群體性」大於「個體性」的日本職場環境,善用自己身為外國人的優勢,多方面嘗試各種可能性,或許更能走出跟別人不一樣的路。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