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像工作的工作 找出最專業的專業 – 東京頂級夜店 VIP Consultant 的 WIZ

什麼是專業? 說到專業會想到什麼? 教授、財經、設計、律師、大公司、事務所…還是夜店?

專業不是一個面、不是一條線,是一個點; 專業是一萬個小時的累積,加上「興趣」。不是因為有興趣才能作一萬個小時,而是沒有興趣的一萬個小時,它感覺起來就不是個專業。只要是興趣、花時間專研,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反而是最專業的專業。

這次專訪的WIZ,分享不一樣世界的專業。在東京頂級夜店擔任VIP consultant,告訴你到國外時不該浪費的一分一秒,希望能對大家有幫助。

 

一見鐘情的日本 一見鐘情的女孩 ≠ 一見鐘情的工作

我原本一直在台灣,17歲就開始教跳舞教到22歲,會到日本來有一段長長的小故事。我在教跳舞的時候,我們公司來了一個日本的dancer,大家對日本的dancer界也多少有一點憧景,所以當時一窩蜂地開始學起日文。學了日文,自然想到日本看看,後來我自己到日本旅遊20幾天,發現很喜歡這個國家,因為它比台灣大很多,很多采多姿,所以覺得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到日本待看看。

後來回台灣,又過了一陣子我遇到一個機會,跟一位日本女生到日本作表演,她當vocal、我跳舞,所以又到了日本。而且這次到日本,認識了另一位日本女生,我對她是一見鐘情,也更堅定了自己到日本的決心^^。但是當時我沒有直接到日本,我覺得自己要再多準備一些技能,才能在日本生存。我覺得在語言這方面我可以再加強,所以來日本之前,我先到溫哥華學英文、待了一下,但這其實都是為了到日本而準備。

最後我回台灣後是用working holiday簽證過來日本,起先是在精品業的公司工作。但最開始沒有很順遂,因為公司說到日本後會幫我轉工作簽證,但隨著打工度假簽期限快到,一直沒有下文,所以只好離開這家公司。離開之後,我留在日本找工作,但是大部分的公司覺得我太年輕了(24歲,可能跟工作屬性也有關係),當時真的逼得自己一度想要就這樣回台灣算了。

在那一段期間,因為朋友婚禮回台灣,知道朋友有一個商品要代理,所以又回來日本待了一下,過程中又在因緣之下受到了目前服務頂級夜店的邀請、接下來這份工作,在日本才穩定了下來。(也因此台灣的代理也就沒有辦法繼續)

 

東京六本木最頂級夜店的娛樂顧問

我專門幫六本木頂級的夜店找出VIP級的外國客戶。我負責跟這些客戶作聯繫,了解這些客戶的需求,並且想辦法滿足他們的需求,就是我的工作內容。

裡面其實有很多細節。例如「了解客戶的需求」,對VIP級的客戶來說,有些需求他們會講;但有些需求他們不一定會講,有沒有辦法聽出他們不講的需求,並且滿足這些需求,會是一個關鍵,是一個讓他們覺得你不只是在作business,你還可以當朋友的關鍵,這會讓你的關係可以長久,也可以連結更多的客戶。

鎖碎的事情像是跟客戶解釋日本夜店的規矩,因為每個國家夜店的規矩很不一樣。例如台灣是付一筆錢,就可以待一個晚上、酒也可以全喝;在日本付一筆錢後,只能待兩個小時,想要延長還要加錢,而且酒也都是另外計費。向VIP的客戶說明、並且讓他們可以了解是避免來消費之後造成糾紛的重點。

了解客戶的需求之後,你要幫他們找夜店的位子、安排車子到飯店去接客戶、幫他們調度他們想喝的酒 (例如有些人想喝日本酒),有些客戶希望更受保護,要安排幾個security跟在包廂裡。最後,還要想辦法讓這些客戶可以玩的開心,你不能讓他們覺得無聊,就算當天的場子真的很無聊,那怎麼讓他們玩的開心又是另一個skill。

 

「人際關係技巧」是一萬個小時累積的吃飯專業

怎麼做我這份工作? 我覺得人際關係技巧蠻重要的。某種程度我現在就是靠這個在工作,這份工作是透過朋友介紹的,現在的客戶也都是要從自己的人際網絡裡去拓展。我對如何維持人際關係很有興趣,所以我其實很自然、也很願意花心思去增強這方面的技能,這等於已經是我的專業。就像是很多人在大企業靠財務知識、靠分析、創意來工作,我是靠交朋友,如果不會這些人際技巧,我相信現在的工作很難去勝任。

在學校學不到這個專業,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會。你只能讓自己去接觸、有經驗,然後慢慢累積。

最開始我去參加一些社交場合,去多了,你會慢慢找出一些自己可以在這個社交場可以做的事情,會慢慢知道怎麼做對你自己是好的、是有幫助的,你會慢慢地找出自己的目的。一次次經驗的累積,你也會慢慢地找到自己的作法,開始知道在社交場合要怎麼樣做,才是對建立關係來說是有意義的。

有些人去社交是想消磨時間;有些人是去見特定的朋友 (已經約好的);有些人去是認識新的朋友。

以認識新的朋友來說,並不是在社交場合上遇到、聊了兩句、換了聯絡方式,就算是朋友。比較重要的會是之後的聯繫,如何跟這個朋友有更多的互動,不然拿了聯絡方式但一直不聯絡,等於是沒有認識這個朋友; 但是有時候你又不能太aggressive,你要讓這個事後的互動是很自然的,這是一個要學習的手腕,有時候要見好就收,你覺得跟一個人出去、聊了天,覺得感覺不對,就要收掉。

我覺得只要不是工作上的話,你沒有是一定要交的朋友。因為有時候因為公事,一定要跟這個人打交道,那沒話說; 如果是純粹朋友的話,你沒有強迫自己一定要認識誰的必要。但你要一個聊天的過程中,知道這個人跟你適不適合,合就在一起,不合也不要去強求。這整個過程中,你就會自然而然跟某群人在一起,最後你周遭的朋友都是你想在一起、覺得可以讓你提昇自己的朋友。

 

睡眠是最大的犧牲 沒有偏見是最起碼的門檻

日本的規矩跟其他國家(或台灣)不太一樣,例如在日本夜店,酒是不能存的;或者是日本的夜店是以時間計費的。這些規矩你必須要讓外國來的客戶去遵守,後面才不會出問題,那你可能要花一些時間去了解這整個背後運作的system,才會知道怎麼去委婉地說明這些東西。

這個工作最大的犧牲應該就是睡眠,我很少睡覺。但我覺得很多事情是這個時候才可以做,很多朋友是只有現在才能交,過了這個時間點,你就沒有辦法再去交了,所以我會願意用時間去交朋友。我覺得只要一個工作可以有兩個以上的好處的話,就值得去做。在這邊我可以賺錢,又可以交的到朋友,所以就算得犧牲睡眠也是值得。

另外,做這個工作,你必須要放下任何的偏見,你不能對任何人有偏見。很多東西跟表面看到的其實不一樣,你不能用自己的印象去判斷,像是覺得有錢人就一定很揮霍; 或是你覺得不喜歡哪個國家來的人。如果有這樣的偏見,那你也很多去從事這份工作。

 

不要浪費你在國外的一分一秒

如果你來到國外(日本),我給的建議是不要浪費你在這邊的時間。因為大部分人在國外的時間是有限的,例如打工度假的簽證就是一年。而最好有效使用你時間的方法就是選擇你要作的事情,選一件你可以同時有兩個收穫的事情,雖然每個人都只有24個小時,但是如果你能做一件同時獲得兩個收穫的事時,你的產出等於是48個小時的產出。

人生有很多自己想要做的東西,但是你一定要找到一個最好、最快的走法,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如果你找到一個慢的,那你可能中間就放棄了; 或者你找到一個不好的作法,那你可能會覺得這件事不好玩。

我希望自己在日本可以成為一個很有力量的人,所有擺不平的事情我都能擺的平。所有的朋友到日本來需要幫忙時,大家可以立刻想到的人,是我想要成為的那個人。我現在也再嘗試很多的作法,找出最快的方式來達成這個目標。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