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決定該走的路:輾轉闖入日系金融業界奮鬥的Ruru

當一個事情的結果是非你所願的時候, 你是會選擇放棄, 堅持下去, 重新挑戰, 還是找尋另一個目標? 很多人會先陷入一個必須要找到標準答案的陷阱裡。  而大家不再追求標準答案,分析各個選項優劣的時候, 卻又很容易掉入另外一個陷阱: 回答這個問題並沒有時間限制, 也不是只能回答一次的。 很快做選擇,發現錯誤的時候立刻改進, 一邊前進一邊修正自己的方向也是一個可行的方法。

 

這次從訪問中觀察到的Ruru是一個很了解自己, 也能很快評估情況作決定的女生。 別人看起來或許會覺得她在短時間裡做了很多改變, 但是其實在每一個決定的後面都有她一致的思考邏輯和目標的。


 

人生的第一次出國就是來日本

在台灣唸書的時候,一直對學習英語、寫作跟畫漫畫都很有興趣, 國高中時期還曾寫了言情小說在同學間傳閱連載(笑)。大學的志願原本也是想讀外文系, 但是最後分數不夠誤打誤撞上了中文系。 從放榜那天開始,讀中文系這件事就不被家人們看好,經常強烈地被建議轉系或重考一次大學,或是乾脆從國立大學的中文系辦理休學,改讀將來有鐵飯碗的軍校或警察學校;但是個性天生倔強叛逆,硬是不想照著別人說的既定的路線走, 所以從大學二年級開始就把學校裡的國外交換留學制度當作目標, 努力地想爭取免學費出國留學的可能性,對那時從未踏出台灣島嶼過的我,光是想到可以坐飛機出國就期待的不得了了。

 

因為知道自己就讀的科系的確在將來的就業市場不利,所以我更加努力的學習英文和日文來為自己做差別化。 也幸虧很早就知道申請留學需要的基準,我才有動力準備考托福跟自學日語,先努力精通英文,接著再打好日文基礎。那時的我很清楚自己的語學基礎不如外文系的學生。如果不付出更多的努力,我的外語程度一定會逐漸退步,所以便開始勤跑圖書館念托福還有參加日語讀書會。

 

同時在大學期間也發現了自己對教育的興趣, 拿了很多華語教育學分。 那段時間上華語教學的課讓我感到教學的魅力,原本只是選修的華語教學課程反而變成我最重視研究的學問。課本中學到的概念跟文字語音發展知識也都能應用在自己打工時的語言中心助教還有家教上,對我而言是一石二鳥。雖然結果就是中文系本科都沒在顧 (笑)。

 

到了大四, 已經把留學需要的TOEFL跟日檢(舊)四級的標準考到, 準備在美國和日本中間選擇, 最後因為自己對繪畫/漫畫的興趣, 決定了要去日本的東北大學, 也順利通過書面審查,取得了留學交換資格。

 

但是在交出所有申請文件的第二天發生了311東北大地震, 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阻止我去東北, 就算是天生叛逆的我也很難違背。 但是真的不想就這樣放棄三年的努力, 光是哭也沒用,只能嘗試所有的方法。

 

最後終於透過副校長的幫助,協助我跟學校交涉, 才讓大阪大學願意增加交換入學名額,接受原本在311那年預定要交換至東北大學的學生們。交換學生的夢想對我而言,格外地得來不易,所以我也更加珍惜在大阪大學交換的10個月。還記得那時有點偏激,想說那麼辛苦才終於可以來日本留學,為了把握每次用到日文的機會還強迫自己盡可能地少講中文(笑)。

 

計劃趕不上變化

留完學回台灣畢業之後,決定去另一家大學的華語教育研究所擔任研究助理,但是一直想要有機會再繼續進修。 (一方面也是文科學士在台灣的薪水真的不高)而在研究所的時候有一個機會遇到東京外國語大學的教授, 和他分享了我的想法, 他就鼓勵我去外國語大學申請華語教學相關的碩士。 就這樣給了我第二次來日本的契機。

 

我花了不少時間努力準備相關資料, 最後也幸運的申請成功來到東京,原本預計先當半年的大學院研究生觀摩,之後再參加正式院生考試。 但是在學校半年覺得做的有點力不從心, 發現我不適合學術類的研究, 而是喜歡把理論應用在實務,而且完成這個學位最少需要三年, 和我的生涯規劃也有出入。 最後覺得於其繼續留下來掙扎, 不如早一點做決定去找到新的方向, 就開始尋找打工,並且想試圖挑戰從打工轉正職。

 

image01

 

在日本沒有完成正式學業的我, 只能以中途入社的方式找工作。 為了要精準的找到適合我的工作而不是亂槍打鳥, 我把重心放在能利用我中文和英文語言能力跟說明技巧的工作。 在日本的職場,說實在中日語流利的人才比比皆是,所以我在找尋工作時特別注意需要同時運用到中文、日語及英語的職務,很幸運的很快的找到一個不動產方面的工作, 主要是幫在日外國人做租屋時的保證, 處理租屋時的簽約講解還有生活疑難雜症翻譯等等。我主要是負責跟說華語和英文的客戶溝通接洽,日本公司很重視跟客戶的來往內容,規定外國人社員一定要翻譯成日文用口頭報告還有做成書面資料,雖然英語並非母語者那般自然流暢,但那段時間的工作經驗反而讓我的英/日語能力被迫自動成長了不少。因為不懂的實在太多,只好硬著頭皮想辦法弄懂。那時還買了一大堆商務日語跟英語的書,每天工作前先複習,然後把書上的句子跟客戶現學現賣。 想當初寄個日文email或打電話都要google適合的敬語找好久。(笑)

 

前公司社員七成是外國人, 雖然是日資,但公司文化相對的開放, 在職場上看到很多三種語言流利的同事們,是對自己很好的激勵,也可以模仿同事的日語/英語說法。在這份工作中學到很多關於租屋方面的金融知識和在日本職場中的問題解決能力。 但是因為團隊定位的原因, 工作了快1年之後還是決定離職。

 

再一次挑戰

離職之後仍然想繼續留在日本, 但是也自知在日本工作年資太短, 有些公司會對這有顧慮。 所以就先在派遣公司裡登記, 想藉由這個機會去多了解一下日本就業市場。 而且在實際登錄多家派遣公司之後,透過跟不同公司人資的面談,才知道現在有那麼多的日本大型知名企業都導入了派遣社員制度,而且雖然是派遣社員,但福利厚生還是有一定的保障。(有薪休假或是加班費用支付等都是白紙黑字被記載在派遣契約中)。

 

雖然派遣方都是來頭不小的公司行號,他們募集的人才和工作條件也非常看重外國語言的臨場應用,但從未在大型企業中工作的我,那時對於能否勝任跟適應日本大公司的工作內容跟環境也很不安,所以反過來想,我認為派遣社員的身分反而是最適合我當作試水溫進入日本大企業的一個方法。派遣契約一般來說都是三個月更新一次,也就是不知道三個月後的未來究竟能不能繼續在公司內待下去,聽起來很可怕,但是我樂觀地覺得如果新的公司不適合我或是我無法達到派遣方的要求,早點終結派遣契約反而是一種對雙方的解脫,真的走投無路的話,還是可以買張機票回台灣⋯⋯。

 

image03

 

登記不久之後順利的利用中英日文的優勢和前一個工作學到的不動產契約方面的知識找到一個日本金融業裡的助理位置。 當時部門的主要業務是針對外國人客戶的服務,其中台灣客戶算是主要的對象。由於是企業第一次開始正式承作的跨國業務,牽涉到的不僅是國際間的公司合作, 更必須確保所有程序都是合法進行,而日本金融業對從業人員的法律責任要求也非常嚴格,所以我也被要求上了很多法律相關的研修,還要讀過所有企業內部的規定。公司還會不定時要求所有員工進行法律知識測驗,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既困難又新鮮的挑戰。(終於可以體會半澤直樹的心情了,笑)

 

一開始進入日本金融業時,每天都覺得壓力很大,因為處理事情時的每個環節都必須小心謹慎,一分一毫都不能出差錯,而且還必須靠自己想辦法把日文的金融用語/概念的轉換成中文的金融用語清楚地表達給客戶理解,再把客人的反應報告用日語報告給公司內部。開始期間其實經歷過不少挫折,一開始覺得很憂鬱,覺得是寶自己腦袋不夠靈光。幸好在反覆的練習跟錯誤中漸漸了解工作需要的概念。 從以前打工開始累積的服務態度也受到客戶不錯的評價,慢慢地有了堅持下去的自信。幸運地在派遣公司的契約更新之前,派遣方就主動詢問我要不要直接當正式社員,福利待遇變好的同時,相對地責任跟工作內容也會加重,不再是責任輕鬆,隨時可以走人的派遣助理,而是必需肩挑重要職務,達成公司目標並100%遵守公司內部文化跟日本金融法條的正社員,一旦有疏忽的話就必須負起完全責任。 但我馬上欣然地答應了。

 

日資企業的正式社員以工作性質來說基本上都是分成三個種類: 一般職, 綜合職, 或是特殊職。一般職大多數是後勤或文書方面的工作,不太會跟他社或是客戶直接進行面對面的接觸,也不太會有人事異動的壓力,基本上也不太需要加班,很適合還要照顧家庭的職業婦女。綜合職的屬性如同字面上所述,綜合也就是事務跟營業(跑業務)都並行的職位,有機會升遷進入管理階層,但也隨時有被人事異動的可能,跨國企業的話,甚至有可能被要求舉家派駐至海外好幾年。特殊職 (specialist) 則是企業僱用專業人士的職位,是企業看重其專才,大多被要求負責處理特殊或專門性高的職務。

 

以福利厚生來講三種職位是相等的,都可以享受同等的社員優惠;不同的地方則是一般職和綜合職的薪水大多是跟著入社年資漸漸成長,基本上的職位升遷,也是比照傳統日本企業的年功序列制度,以年資決定適當的職階頭銜。雖然一般職跟綜合職的升遷受限於年資,但由於日本企業大多數的事務職跟綜合職都是終身僱用,沒什麼被裁員的壓力(雖然業績太差的話,還是有可能被異動到其他部門)⋯⋯因此也蠻適合喜歡安定性工作的人。而特殊職是以簽約的方式,跟企業人事(台灣的說法是人資)商談契約期間的待遇跟福利,在續約時就比較有談判的空間。 由於特殊職不屬於終身僱用制度,若是表現不佳的話公司方還是有權利不續約,所以還是契約期間隨時都要努力達成業務目標。

 

最後我選擇了特殊職, 一是希望我的待遇能跟我的成績而不是我的年齡成正比, 二是也希望能保持自己的危機意識繼續成長。我大部分的在日外國人朋友也是選擇作為特殊職在日本企業工作,比起另外兩個職種,果然特殊職「彈性」的契約條件跟工作內容,反而更吸引外國人在日本的職場持續努力奮鬥呢。

 

從派遣這麼快就可以轉為正職,在日本大企業中是鮮少發生的事,但絕非不可能。只要先拿到進去大企業的門票,並能夠展現出不亞於正式社員的能力,發揮在日外國人優勢,還是有可能讓日本企業主動想正式雇用的。回首過去在台灣的小資女孩生活,輾轉進到日本企業裡就職的經過,一路上也是跌跌撞撞的,也對自己將來的方向感到迷惘過。到現在總算是穩定下來了。 之間的一些心路歷程也都有記錄在臉書的粉絲專頁裡。 在這過程中運氣當然是不可缺的, 可是重要的是機會來的時候有沒有能力去把握它。 也不要只把危機當做是壞事,也是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讓自己重新調整人生方向的。

 

12968550_10154113031169393_759389198_n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