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嘗試」造就的自己 在日本從事服裝設計業的WeiTing

我想未來很多人的職涯發展將不會再是透過「規劃」來的,而是「嘗試」出來的。

這次我們訪談的WeiTing 雖然是從事服裝設計業,目前在位於代官山的一家擁有自我品牌的服裝設計公司工作; 但其實她同時也是模特兒,當經紀公司通知有新案時,她會跟公司請假去當模特兒; 同時她又是攝影師,目前正在籌劃自己的作品集,之後要朝服裝設計方面的平面攝影發展。

怎麼會有這麼變型式的工作形態? 一切都是從「嘗試」開始。

透過這次的專訪,分享WeiTing是怎麼來日本、怎麼去作每一個嘗試,一直到目前從事這麼多型態的工作,希望對從事服裝設計有興趣、或想嘗試不同工作的讀者有幫助!

 

文化服裝學院之路

原本在台灣的時候是唸輔大的服裝設計系,畢業之後直接來日本唸文化服裝學院。

小時候我很喜歡畫畫,高中的時候決定未來要學設計,本身也喜歡日本文化,那時候經常看日本的時裝雜誌,選大學時在想是不是應該要唸個日文系後研究所再到日本唸服裝,但後來覺得日文可能到日本直接來學,會比較有效率,所以選擇了先在台灣唸服裝設計,後來再來日本唸語言與專門學校。

在服裝設計方面,日本跟歐美不一樣的地方是比較偏技術性,注重小細節,除了一些著名的大設計師品牌外,其實在日本比較少看到有設計上的創新,顯得保守,但是一些經典的版型與製作技巧一直維持得很好,他們也是一直在鑽研與改善。當時就是希望能來日本學他們的技術,而在日本學習的過程中,如果可以用自己比較大膽的想法,加上應用日本的製作技巧,應該會呈現不一樣風貌的作品。

進日本文化服裝學院這間學校並不困難,較難的是在可否有毅力度過層層關卡撐到畢業。我唸的是一年的學程,在這一年的時間,要從零開始,最後做出一套禮服,然後穿著自己作品去走秀(在台灣則是會另請model),當然除了這些實際操作之外,還要學習一些理論知識(例如織品學、西洋服裝史等),一整年下來忙得不可開支。

因為在日本生活的開銷很高,所以當時一畢業後就決定回台灣就職,在台灣的求職過程其實很順利,一投履歷馬上就有機會,後來也順利進入自己原本目標的日商公司 -ワールド(日本的大手企業)。然而在台灣做的是比較偏生產管理的工作,以及由日本來的版型做些小修改,依賴款式給工廠,指示工廠製作的細節,以及修改樣衣等等的流程,它是我的第一份工作讓我在其中累積了不少經驗,只是對我來說沒有太多的設計發揮空間,一年內,我決定來日本挑戰看看。

 

 

來日本後怎麼找工作?

我是用觀光簽證直接來日本的。由於當時台灣的公司在日本有足夠的知名度,所以對我來說其實是一個很好的跳板 ,在這邊找工作、登錄了マイナビ、リクナビ (日本的求職網站),馬上就有人打電話聯絡我,兩個星期之內我面試了八間公司,後來也拿到了三家的offer。

最後我選擇進的公司是一家在代官山做女裝與童裝自有品牌設計的公司。我是公司裡唯一的外國人,當時老闆雇用我的原因,一方面當然因為我的專業跟經歷,另一方面是因為當時我們公司計畫在海外拓展,而且重心會是在中國、香港,後來我們公司也在中國與香港一共開了20家店。所以除了自己手邊的工作之外,我還幫忙處理了在海外拓展相關貿易的業務。

主要工作內容的部分,我是擔任企劃生產。我們公司是屬於中小企業 (東京約有100個員工),所以每位設計師要包辦所有的工作流程,包括市場調查,繪工業設計圖及指示書、請OEM提案、看樣衣、試穿、修改、辦展示會、接單、下單給OEM廠商生產、量產,與檢品等等流程,都須由我們監督與一手包辦。這樣的形態,雖然非常密集緊湊,但能精通整個流程與累積經驗,在對未來如果想要自己創業時其實是有相當大的幫助。

 

 

半路出家的MODEL

在日本公司工作四年後,由於公司內部發生社長調動的紛爭,我以公司緣故選擇在今年3月時離職,也同時讓自己有個休息的機會。

沒想到在辭掉工作後,多出來的空檔也意外讓我接觸很多新鮮的人事物。那時在網上看到了一則徵人拍廣告的留言,原本想說可以當路人賺點外快,所以去試鏡看看,沒想到後來通知我說希望我去當廣告的主要演員,是新加坡VISA來日本拍的宣傳廣告,當時覺得非常驚喜。

那支廣告加我有三個主角,其他兩位都是專業級的模特兒兼演員。其中的一位模特兒在當下介紹我到他們的經紀公司,後來又透過這家經紀公司接到了其它的case。例如其中一個case是一家日本相機大廠的相機發表會,需要女性的model。由於他們也知道我過去是唸服裝設計,所以還讓我去選擇自己適合的服裝,然後請造型師跟我配合,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經驗。

 

 

再一次全新的嘗試 連結下一個全新的機會

我目前算是契約員工的狀態,因為先前的公司在今年7月時聯絡我、希望我能回去幫忙。但是如果有其他模特兒case時,公司也能讓我自由排假去接case,甚至如果我想休假出外走走四處旅行,主管也會同意讓我自由安排自己的工作行程。

所以我希望可以在這一段比較自由的時間裡多去嘗試不一樣的新鮮事。在服裝業待了也好長一段時間,一年四季相同的循環,有時當然覺得疲乏無趣。

一直對攝影很有興趣 ,目前的一個想法是希望將來可以從事photographer與平面設計的工作。

當然現階段轉換到一個完全沒有經驗的跑道,從零無經驗的開始是相當有難度,但如果沒去嘗試也永遠不知道答案是什麼。所以現在的我平時就會多走出去攝影、累積一些自己的作品,練習一些加工處理,希望可以幫助我再連結到下一個工作機會。

 

「走出去看」

目前的我,如果能待在日本還是會想待在這裡。

我覺得以設計來說,日本相對上還是比較能讓設計師有自己的想法也比較能發揮自我空間 。在台灣一般的服裝公司比較會抄襲國外(例如日本)的設計,市場顯得狹窄。當然日本也常常會參考歐美國家的設計,不過同時會思考市場性與日本合適度的問題,所以日本在設計領域與台灣相較之下還是比較有發展空間。

「走出去看」很重要,我喜歡去旅行,喜歡看不一樣的景色,雖然每趟旅行不一定都是很精彩,但每次回來後都覺得充滿活力,總會學到很多人生的道理,然後有新的靈感想法與認知。我很常拿著相機就到處去攝影,用照片記錄旅程,就算是你在台灣、在家裡附近,其實都有很多你還沒去走過的地方,多出去走走,將會看到很多不同的新事物。

很慶幸我有不管我做任合決定都會支持我的父母,其實把自己的人生過得很精彩,便是給父母最好的禮物,雖然每一個嘗試與做過的每件事,不一定都有它的意義存在,但一定會是個對自己美好的回憶,我對未來陌生的路充滿期待與信心。

(photo credit: Paul Tsai)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