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抓著心中的夢想 – 動畫背景師的鴻生

一部電視或是電影動畫會需要上百甚至上千的人協力製作才能完成, 但是最後自己可能只是跟著片尾曲, 在個落落長的製作名單裡出現幾秒。  他們都是抱著什麼夢想去參與這些工作呢? 這次採訪的鴻生從18歲開始要做動畫的夢想在他到日本唸書就業之後完成了第一步。 他現在看到自己的未來又是什麼呢? 


 

現在在日本做什麼工作?

 

我在日本動畫公司擔任背景師, 主要負責電視跟電影動畫的背景工作。

 

來日本的契機是什麼?

 

我的成長背景跟一般人比較不同。 從10歲開始因為家裡的生活經濟不穩定,在總總的因素之下決定把我送到台北的聖道兒童之家機構生活。

在高中美工科就讀時期,一直想製作動畫作品。但是那時學校裡只有接觸到手繪技法,平面的繪畫作品, 所以希望有機會能再學習。 18歲離院後, 沒有順利考上想去的大學就直接進入社會。一開始我同時兼幾份工, 一個人還勉強生活過得去, 但是我一直希望可以做動畫相關的工作, 再加上日本定居的阿姨鼓勵之下。才決定去服志願役存點錢, 退伍後來日進修。在部隊服役期間有接觸到新聞排版相關工作。漸漸也對編輯,設計開始有些興趣。利用私下時間自己看書摸索,學習。請教從事設計相關工作的朋友詢問並交流設計作品。之後順利退伍, 也在2011年的6月敲定學習計劃, 來到日本。

 

可以稍微敘述一下在日本從唸書到就業之間的過程嗎?

image01

 

我選擇就讀東京デザイナー学院為期兩年的動畫科, 選擇這間學校是因為他是東京第一所創立動畫科的專門學校, 學校歷史悠久,師資跟評價也都不錯。課程的第一年注重在建立基礎技術, 譬如素描,色彩學, 基礎設計, 影像研究等等。到了下學期開始會有動畫相關課程, 如企劃執行, 腳本, 影像論, 背景, 製作進行管理, 作畫課程等等。也會有小組討論和製作。第二年就可以自己選擇專攻科目,我選擇了背景製作。一開始是以傳統動畫的手繪背景製作為主, 之後也可以加選電繪背景課程, 我兩節課都有選修。 二年級下學期就會開始分組的畢業作品製作, 把自己學到的技巧運用在作品上。

在工作方面其實我到日本的第三個月就開始打工了。 一開始住在阿姨家省下房租, 第一年的學費是用我的存款付清,所以只需要打工賺取生活費用。 我的第一份工是在一家拉麵店。 從洗碗, 擦桌, 擺致餐巾免洗筷到準備食材,切蔥,煎餃子煮麵。當時是完全沒有接觸過的產業跟環境,過程也是不容易, 但是也是努力邊做邊學習的走過來,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有很多懷念和感謝。第二年我搬到東京,房租跟生活開銷開始漸漸增加, 一開始我的姨丈和院長都有持續支助我, 但是我增加了打工排班之後也就慢慢的可以自己負擔, 銜接到我找到工作為止。

畢業後大約三個月我就找到現在的公司。順利拿到了公司內定。在日本應屆畢業留學生可以申請「特定資格」簽證,最長可以在日本多待一年,進行找工作、面試等就職活動。簽證的條件是需要定時回學校報告找工作的過程。每週的就業活動記錄必須要有進度, 另外提出投職的證明。譬如信件的拷貝資料,或是面試通知,面試結果等。每個月的月底一次到學校的就業指導中心,向承辦的人員進行報告。每個學校或許有些步驟上的不同,所以還是去詢問學校比較安全。

我有在學校的求職公佈欄上找了一些有興趣的公司和直接上網搜尋,現在的公司是在網路上找到的。 我一開始會打電話去和公司人事直接確認有沒有募集外國人。雖然一般都會寫在募集人才的表格中, 但是還是親自問會比較快一些, 也是一個表達自己企圖心的機會。

拿到公司內定之後先是開始三個月的研修期,也順利的成為公司正社員。目前擔任的作品有七龍珠,怪醫黑傑克以及其他幾部作品。大部分以電視動畫居多。 也有以分組進行的方式去參與到一到兩部的動畫電影背景製作。

 

有動畫界朋友的看法是日本的動畫業界正在萎縮中。 待遇也相對的不是很好。你的看法呢?

 

這問題我也有聽過很多朋友在說, 自己也看過一些報導。可是在我自己從事的背景工作上似乎還是很缺人,公司的訂單也年年增加, 工作從來沒有少過。待遇不是說很高,所以只能增進繪畫的速度跟精緻度去提升每個月的完成張數。底薪加上張數可以稍微拉高薪資。 跟其他動畫界或是其他產業的比較, 似乎就是一個很平常的水準。就現階段來說,我認為還可以過的去。如果以將來性的話,可能還需要持續觀察。

目前我們公司的流動率也不高, 只有一位前輩因為通勤時間太久選擇離職。 也因為工作量和作品數量持續增加, 也有定期約每半年招募一位新人。我們的公司已經有數十年的歷史, 一直有從大手動畫公司收到相當數量和有知名度的案件。合作時間長後, 建立了良好的工作默契跟信任感, 相對的也比其他公司穩定吧。 

 

在生涯規劃上有什麼想法嗎?

 

短期我希望能持續現階段動畫背景工作, 另一方面多利用空閒的時間進修有關影像製作的課程, 而能在30歲左右轉向影像制作,影像視覺包裝的工作。我也希望能在日本可以找到一群有同樣興趣的朋友,把所學的動畫生產技法的概念運用到影像創作上。可以早日跟各位分享我的作品。中長期計劃都還在思考中。有機會的話會想做自己有興趣的動畫作品。我希望將來可以用動畫帶給更多小孩們歡樂,陪伴他們成長。

image04

對於想來日本做動畫的人有什麼建議嗎?

 

大家聽到的日本動畫產業大概都是很辛苦。 工作時間長報酬低,加班很平常。老實說這的確是常態。 學校的老師和動畫界的前輩們也都是提醒我們, 要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現實上要能在動畫界裡出人頭地, 最後成為美術總監甚至是導演的例子可以是比天方夜譚還不可思議。 但對我而言做動畫是我18歲以來的夢想, 現在工作中能帶給自己和小孩的歡樂感遠超於付出時的辛苦。我也一直以這樣的信念在持續努力學習, 畢竟業界的工作跟在學校所學到的還是有落差。如果真的還是想做動畫的話,那心態上要先調適,有不怕累的覺悟。技術的部分反而不需要太擔心,只要肯學習一切都不難。

 

對於在弱勢環境裡長大的孩子們有什麼建議嗎?

 

我自己的生長記憶中,其實沒有類似被歧視的事情發生。也有可能自己心態調適的很快, 所以我從小就是一直非常適應團體生活的模式。出國留學的機會對在育幼院長大的孩子來說更加不容易也很珍惜。我覺得自己也沒有特別優秀,只是很認真的計劃很堅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為自己寫人生的紀錄。因為得來不易,所以我會更珍惜和努力。堅持不放棄,  夢想自然會跟著來。 我也相信自己的態度周圍的人也有看在眼裡, 所以我覺得自己的成長經驗對來日本是有正面影響的。

弱勢環境裡長大的孩子必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追夢才行, 因為所有的機會都是需要自己爭取來而不是等人家給你。我一直很感謝曾經在我的人生中幫助過我或是鼓勵過我的人。對我而言,那是很寶貴的。 沒有人天生就應該對誰好, 所以我把每一句話都放在心裏時常提醒自己, 將來有機會也能幫助別人。

如果有夢想,那就勇於去追求,不論做什麼都好。只要你自己認為沒有對不起那些曾經幫助過或在你的人生裡很愛你的人,那就應該去做。哪時開始跟結果好壞都不重要,為什麼而做才是最需要思考的事情。運用現有的資源, 做些能為自己覺得驕傲的一件事吧!

 

你現在也有在參與一些社會公益活動, 可以分享一下你的計劃嗎?

image02

 

首先我要先感謝我的院長。 她不斷的盡她全力來張羅我們生活的一切大小事。 一般來講, 院生在18歲之後就必須要離開育幼院獨自生活, 第一個面對的問題就是要養活自己。但是院長還是跟我們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不要怕麻煩隨時回來, 院裡永遠歡迎你回家。院長媽媽在榮退之後仍在關心院生們成年後的狀況,於是又成立了一個基金會輔導他們如何自立, 近期還有一個募款計劃要再在基隆建立新的育幼院。 我跟幾個好朋友就為了育幼院的建構募款開始了一個義賣明信片的案子。希望能幫忙募款之外, 也能讓更多不認識我們的人能夠透過這一系列的義賣明信片進一步了解基金會的社會服務內容。第一個系列就是我根據我的成長經驗創作, 在日本得獎的作品。 作品總共有三幅:企鵝、小熊與象。身上佈滿一顆顆的眼睛,令人怵目驚心,這些眼睛是代表著從小到大,周遭對他的負面眼光。三隻動物嘴上,手上與頭上都緊抓著紙飛機不放。烙印著特殊成長過程中,承受的異樣眼光但心中的夢想,如紙飛機,想望翱翔天際。

image00

早期的募款方式都是院長親自到世界各地募款。現在因為院長的年紀和體力的考量以及網路科技的普遍, 我們希望也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同時為受過幫助的孩子們建立一個平台, 讓他們可以利用自己的專長, 創作出代表自己的義賣商品來回饋給大家。 我相信每個孩子都能利用義賣商品,傳達出自己真實獨特的故事往世界各處發聲, 教育孩子們讓他們自己學習感恩,盡自己的一點小力量也能投入社會關懷活動。用愛,感恩來改變社會, 從一位曾經是受助者的身份走出成為助養者。讓愛流動到世界每一個需要受幫助的角落,成為他人的祝福。

我很喜歡的一個社會關懷團體人生百味的創辦人曾說過,他說弱勢他不是一個族群,他只是一個狀態。教育孩子們其實他們也可以做到,藉此看到別人的需要,改變是由自己開始!

如果這個平台能更成功的話, 我們也希望可以幫助想出國學習但沒有資源的孩子們, 提供他們學習金費,生活補助,獎學金制度等等。讓他們擴增視野,有朝一日將來能在國際的舞台上發光發熱,具有好的影響能力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這是我們認為我們現階段可以做的,為社會所盡的一份微薄的力量。也是我對自己的期許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Tags:
No Comments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