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本興業 Mayu

機會是留給沒有放棄的人: 吉本興業節目製作的Mayu

如果喜歡日本搞笑的話, 一定會知道吉本興業。 Mayu在十年前認識了吉本的搞笑藝人倫敦靴子 (ロンドンブーツ1号2号) 的田村淳之後, 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立志要去吉本興業工作。 然後十年之後,我們在吉本的東京本社扶著下巴聽著Mayu講她這十年的心路歷程…

ロンブー迷妹的進擊

喜歡日本的契機是國中從看日本搞笑節目開始。在高中第一次看到 London Hearts 男女糾察隊這個節目, 認識了倫敦靴子 (ロンドンブーツ1号2号) 的田村淳之後就馬上變成他的粉絲。他不僅很會搞笑也很會主持。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很聰明也喜歡嘗試許多新鮮的東西,有自己的原則卻也對身旁的人很貼心,讓我覺得他跟一般搞笑藝人不同。那時候他跟一群搞笑藝人後輩玩票的成立了一個視覺樂團 jealkb 來台灣表演。 身為小淳一號粉絲的我當然義不容辭的去參加,也希望更多人可以知道這個團體。 不過當時它們在媒體沒有什麼曝光, 覺得很遺憾, 甚至還打電話去唱片公司希望他們能多宣傳。 不過那也是一個契機, 讓我思考自己除了是粉絲之外能為小淳做什麼? 小淳跟 jealkb 都是隸屬在吉本興業, 是日本最大的搞笑藝人經紀公司。認識 jealkb 的其他團員之後也才知道除了小淳之外, 其他團員其實都還要打工才有夠錢生活。 當時就給自己很天真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 我要去日本吉本興業工作,不僅是為了小淳 ,也希望為了這群為夢想努力的搞笑藝人們貢獻一份力量。

 

那時候沒有什麼日文底子, 對日本演藝圈也沒有很多的了解。 家人跟朋友都只當我是一個瘋狂粉絲,認為我很快就會放棄了。 可是接下來我很認真的為這個目標去計劃我的人生。 大學決定選修日文,也開始打工賺錢準備去日本的經費。同時每年也都會去日本參加小淳的錄影跟演出活動, 給我自己一個休閒和解壓的機會。 小淳是一個對粉絲很好的人, 他都記得我也一直給我鼓勵, 讓我有動力能夠繼續努力下去。 畢業之後我到了台灣的一個日商公司做事,繼續為去日本準備。過了幾年公司剛好有個機會在找外派日本的人, 我就毫不猶豫的申請, 面試時也很誠實的告訴當時的上司: 我去日本就是為了要進吉本興業, 只要我存夠錢, 我就會辭職!結果他不但沒有馬上把我踢出會議室,反而支持我去追逐這個夢想, 就這樣我拿到了外派的機會來到日本。一年之後存夠了錢就辭職開始進吉本興業的準備。我一直都很感謝之前公司對我的體諒和鼓勵。直到現在他們也持續給我力量,也自豪他們參與了我夢想的一部份。

 

吉本興業除了是藝人經紀公司之外, 其實還有許多相關事業,包含了演藝圈從頭到尾的作業。有電視/電影/網路/商品相關的企劃和製作, 也有經營專門給搞笑藝人表演的劇場。 甚至還有培訓搞笑藝人和產業人才的學校。辭職之後我一邊打工一邊先在吉本興業主辦的YCC (Yoshimoto Creative College) 學習日本演藝圈相關的知識跟技巧,一年後再參加吉本的入社面試。還記得面試之前有收到小淳的信, 鼓勵我不論結果如何都要繼續往夢想邁進。 我盡了全力, 但是第一次面試就沒有過。收到拒絕信的那一晚我不知道自己未來該怎麼走,眼淚也不知道掉了多少…..

 

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是要回台灣的三天前。心情和行李已經都整理好要回去另尋一條路,也是打工同事們幫我舉辦送別會的同一天。 那天下午突然接到一通電話, 是吉本的人事問我兩小時後是否有時間再面試一次。我當然立刻說好,沒時間回家換裝只能穿著短褲踩著高跟鞋, 一身完全不符合面試的裝扮跑到公司的會議室, 還發現面試官居然是吉本的社長跟董事!但我很直接的用我台灣口音的日文跟兩位大人物表達我的夢想和對吉本的熱情,面試結束之後社長告訴我他很欣賞我的勇氣也感受到我對吉本的愛,所以當場就通過面試!夢想的第一步就這麼戲劇化的完成。我一邊流著淚一邊跟社長和董事道謝,當晚的送別會也就立馬變成就職慶祝會, 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 我記得那天晚上大家都哭不停,只是從離別變成了高興的眼淚…

 

吉本小製作的血淚

Mayu

 

進了吉本之後我到了節目製作部擔任製作, 負責企劃跟協調節目的進行。 有時也要安排攝影團隊和藝人的外景拍攝, 是需要同時處理很多事情,挑戰性很大的工作。 日本演藝圈是個輩份分明, 有許多潛規則的職場。 再加上要跟很多藝術家性格的人共事, 工作時間不規則又長, 只要一個環節不順利, 現場常常就會情緒緊繃或有衝突。 以製作這個角色來講,身為一個外國人沒有任何的優勢, 所以一開始常常跟不上現場的步調被罵的滿頭包, 每天半夜工作結束之後沮喪的說不出話來,回家倒頭就睡。 不過所幸有許多同期跟同事的鼓勵,知道這些瑣碎煩事是每個新進製作的磨練,自己也保持著希望能成為小淳一份力量的初衷。身心疲憊時看自己製作的節目有了成果,就覺得那再撐一下吧。 新的一天起來再繼續奮鬥。

 

吉本最近有比較積極往海外市場發展。 台灣跟日本文化上有很多相近的地方, 所以也跟台灣演藝圈有許多合作。 身為台灣人的我也很自然的被安排處理相關工作。 像是今年三月開幕的沖繩笑笑鬼屋,是吉本在那霸市中心設立的常駐設施,主要的客戶群之一就是台灣旅客。 我也為了這個活動而帶著台灣的電視團隊到沖繩拍宣傳並出賣自己色相 (笑)。半年前吉本又開始了一個すみますアジア(常駐亞洲)的企劃。 目標是派日本的搞笑藝人到亞洲的各個國家長住, 讓他們在當地推廣日本的搞笑文化。有一組藝人“漫才少爺”就被安排去台灣,我也被指派去協助他們。搞笑藝人在台上是很光鮮亮麗的,但是其實1000組的藝人裡可能沒有一組能用表演糊口的。 看他們很努力的在異鄉追求自己的夢想,很容易就跟當時自己的影像重疊起來,也自然而然的想幫他們加油。 吉本興業就是個錢少事多離家遠, 卻能聚集了這麼多人為了自己的夢想奮鬥的異類公司。

 

有了許多跟台灣和日本團隊工作的經驗, 也發現兩方工作習慣上的不同。 日本團隊事前計劃的非常詳細, 整天的進度事前都排的好好的, 只需要按表操課。 可是當現場狀況一有變化,就比較難即時調整。 台灣團隊則是非常的自由, 沒有什麼既定的計劃,現場應變很快。 印象很深刻的就是有一次跟台灣團隊去日本拍外景, 到達地點準備要拍第一場的時候就突然叫停, 為的是要先去買當時很紅的雷神巧克力… 在攝影棚裡也是很不一樣。 日本節目都是圍繞在藝人的表演上。 所以製作的第一優先就是要好好的照顧藝人, 讓他們能保持最好的情況。 在台灣一切則是由導播主導。 所以做久了就知道該拍誰的馬屁 (笑)

 

也因為這樣, 大家應該很容易能想像台日團隊一起工作時會有多大的文化衝擊。 為了確保工作能夠順利的進行,在中間的我除了要翻譯之外還要安撫大家的情緒。雖然到最後常常變成兩面不是人,但是反過來想,這不就是最適合我的角色嗎? 如果還能藉著這個工作讓日本和台灣可以更尊重互相的工作文化, 也是一件好事。

 

夢想的延續

今年11月 jealkb 會在台灣辦演唱會。 而經由我在公司裡大肆的自我宣傳, 大家也知道我是小淳的瘋狂粉絲,讓我以工作相關的身份去參加這次表演。 從10年前認識小淳到現在, 藉由這次機會也算是完結了我當時的夢想。 但是我不想只美化這個過程。為了這個夢想我其實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在這個業界需要極大的抗壓性跟適應能力,身為外國人更需要比一般日本人多數倍的努力。去年我的體力透支,休了近一年的長假, 也跟當時論及婚嫁的男朋友分手。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還在咬著牙繼續走 (而且小淳也結婚了…), 現在的答案可能就是不想辜負曾經幫助過我的朋友, 現在包容也為我自豪的家人。和我這一路下來的犧牲吧! 有多辛苦,成就感就有多大。接下來我有更大的目標, 希望可以為日本的搞笑文化在台灣發揚光大盡一分力。 只要我還有這個夢想, 我就會繼續在日本努力吧!

 

吉本興業 Mayu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Tags: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