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海追尋理想的設計: 色彩視覺企劃的唯哲

東京藝術大學是一個很厲害的學校:曾為LV設計商品的當代藝術家村上隆, 為電影末代皇帝作曲,獲得奧斯卡獎的音樂家坂本龍一, 和台灣畫家陳澄波都是它 (包括前身學校) 的校友。 而在東藝大設計科的歷史 (1949年正式成立之後) 裡只有兩位台灣學生。 第一位在數十年前入校已不可考, 而第二位就是這次訪問的唯哲。

從台灣設計到東京藝大

在台灣時我是就讀工業設計科系。 在學校的時候就開始接觸日本的設計文化,覺得日本在亞洲領先各國獨樹一格, 也覺得有一天我也要在這樣的環境中追求自我目標。後來因被朋友的推薦而開始接觸視覺設計。服完兵役後與友人成立工作室,從事音樂會、食品包裝為主的視覺設計工作。

有了一年多的工作經驗之後, 2011年即決定來日本留學。 當時就決定只申請日本唯一的國立藝術大學: 東京藝術大学。東藝大擁有日本很多設計系理想的資源。它從來也不打廣告,因為只要是設計藝術領域的人都知道東藝大,沒人不想進去。而東藝大也跟日本藝術領域最前線的業界人物有很多密切的交集,現在在業界間活躍的大師級的設計藝術家也大多是校友,這也是讓大家趨之若鶩的原因。 但是相對的東京藝大也可以說是日本最難申請的大學之一。 重考個三,五年是很平常的事。 我入校的同時甚至有一個考了10年才被錄取的大一新生!

但是既然要來日本,就要讀最好的,出國留學不是遊戲,若自己沒考上東京藝術大學就回台灣, 沒有其他的退路。 當時就是帶著這一股無謀的使命感來挑戰,回頭來看其實極不現實的夢想。到了日本更發現只有半年的時間要念日文、準備作品集、申請學校。所幸自己有一直在持續創作,累積了許多作品。再加上之前工作室時期與夥伴一起獲得的業界經驗,和對視覺設計及印刷等的理解。雖然只有六個月的日文能力(修煉般的自我魔鬼訓練),還是很幸運的申請到東藝大的美術學部修士資格, 成為創校以來設計科的第二個台灣人。

在藝大兩年之後, 我決定畢業作品是以圖像及音樂來表現「人類的痕跡」。此作品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人的記憶及感覺的形狀」。實際作品是一展開近180公分大的巨型精裝書。書高約100公分,共90頁,全手工製作,染皮,印刷,裝幀。音樂也是同樣主題作品。音樂一直是我很喜歡也很想嘗試的領域,因此找了一位中國作曲家,荷蘭大提琴手共同製作了電子現代曲風音樂。。

 

1614147_10152229639504820_540796762_o

 

進了東藝大,才知道人上有人, 自己是有多不足。兩年下來自我的結論是,我連一個東藝大學一年級的學生都贏不了,他們太強太強了。技術,想法,創意,根性,速度,也終於知道日本的設計為何可以如此強大。雖然在自己的眼裡,依然覺得其他人的作品遠遠勝過自己,但能夠自我肯定的是,將重要的思想設計整理,並用最愛的物品–書,的形式,製作一本少見的巨大書籍作品。很慶幸的是這個作品受到評審青睞,被東藝大美術館買下收藏。成為第一位外國學生達成的創舉。 此作品也在冰島做了短期的展覽。

 

10257065_10152413956079820_7523955093139725250_o

藝大之後

在畢業之後, 很幸運的被日本的GK設計集團招募入社。它是日本歷史最悠久的設計公司,在國際上擁有很高的知名度,海外也有分公司。而我的主要工作是負責裡面一個日本企業客戶的商品企劃、色彩計畫和視覺設計,我們幫客戶企劃未來兩年以後的商品走向,並設計色彩塗裝及視覺圖像(C.M.F.G. coloring, material, finish, graphic)。而實際工作過程相當特殊,工作內容也完全都是機密。另一特殊的點是雖然客戶總公司在日本,產品的設計卻需要融入全球市場的趨勢, 所以常有國外出差和國際會議的機會。不過也因此才知道產品在世界各地的盛行風氣,是個相當特別的工作經驗。而這份工作真的很操很忙,平均每週出差四天都住在外地,與家人聚少離多的生活是家常便飯。 但是我還是會想繼續留在日本。藉由工作的機會把台灣的藝術設計文化帶到不同的地方。

 

工作以外

我一直都在持續計畫製作新的個人作品。而我的作品大多跟生活、思想或平凡與眾人有關的議題。如去冰島時與當地人製作的“平凡轉移”作品,即是以作品來讓觀者思考所謂生活是為何物?我們為了什麼而生活?此作品也受JR Gallery之邀出展。去蘇格蘭時與當地人製作的“DREAM”,則是希望讓人正視自己的夢想,分享各國人的夢想及故事。另外也與日本台灣設計師一起製作HOPE計畫,義賣設計品來做捐款等等。

11741161_10153424409519820_1266201925115103276_o

我一直強迫症般地想將台灣設計藝術等文化帶出去,尤其到日本這個藝文興盛的國家。所以這四年來,我幫許多台灣藝術家做了不少作品推廣及介紹。因此自己訂下的期許是能夠以自己的能力來宣揚台灣的“文化實力”。最近終於結束了之前的工作室,與在日本志同道合的夥伴組成了選選研這個團體。大家其實都有不同的工作,但是我們都有著共同的目標。

 

給有設計夢的人

日本是個要求美學基礎很嚴格的國家,你想成為設計師的第一步就是要有很扎實的基本功。而日本是個極度講求邏輯與細膩的國家。經過一番客觀邏輯的思考後,還是需要修行般地進行製作。日本雖然看起來一切美好,但生活形態、企業文化、思考模式等跟台灣大不同的前提下,不論是設計或是其他產業我想都是有一定難度的。以台灣的觀念思考,似乎不容易在日本的設計產業做出自我。在考慮來日本的之前,必須要有所覺悟的是,來這裡是學習遵從、團體及忍耐,對熱愛自由的台灣人是個挑戰。而好處當然是在一個充滿美學文化的國家,肯定有大量的資訊及知識的收穫。

Share this...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Email this to someone
1 Comment
  • 黃聖智

    2015-10-30 at 11:09:00

    不害怕面對夢想,因夢想唯一害怕的就是你不去面對它。